SM老婆的母狗

2021-06-16 12:55发布

第25章 老婆是妓女的母狗到了周日早上,老婆说要去学校一个女生家里帮她补课,她父母正好要去一 趟老家,大概要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于是吩咐她自己在家小心后,收拾了下行 李,出门了。 老婆等她爸妈走了后,仔细打扮下了下自己,然后拿上「准考证」,再次来 到了学校门口,不一会,遥的那辆加长轿车就过来了,老婆正准备上车,突然发 现车上多了一个不认识的女生,于是犹豫着没立即跨进车里。 那个女生年龄貌似比遥大一点,这会看着老婆似乎比她还漂亮的脸蛋,眼神 带着不屑,轻笑了一声说:「妹妹,这是你们老师吧,她似乎不想过来呢。」 遥无所谓的笑了笑,对着我老婆说:「这是我姐姐,是昨天的出题老师哦, 还不快进来。」老婆犹豫着上了车,刚上去就听到「啪」的一声,然后就感到左 脸一阵发热。 只见遥还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看着老婆说:「竟然敢在车下犹豫不立即上 来,量在你的考试还没结束的份上饶你这一次,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你就给我 滚回去。」 老婆吓得立即跪了下来,也不顾车门都没关,就把头凑到了遥的脚下,舔着 遥今天穿着的黑色小马靴,低声道着歉。 遥轻轻踢了老婆的头一下:「算了,下次注意就好了,去,和我姐姐打个招 呼。」顺手把车门关了起来。 老婆跪着把身子转向遥的姐姐,低下头去,轻声的说道:「您好。」 遥的姐姐笑了一声:「小遥你还真有本事,这么个大美女都这样对你。你是 小遥的什么人啊,这样不委屈么?」后一句却是问我老婆的。 老婆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遥轻轻哼了一声,老婆一哆嗦,立即把头磕到地 上,说:「我是遥的老师,不,以前是,现在是遥主人的小母狗,我是自愿的, 我生下来就是要给主人做狗的。」 遥听了立即大笑起来:「哈哈,你这母狗倒是乖哦。」一边说一边把靴子踩 到老婆头发里揉着,「姐姐,你不知道,这个母狗老师,乘我上体育课不在教室 的时候拿着我换下的高跟凉鞋自慰,把自己的处女膜都搞破了,后来我看到血还 不知道怎么回事,放学的时候她留我下来跪在我面前求我收她做母狗。」 遥完全颠倒了事实,明明是她强迫着用高跟凉鞋夺去了老婆的处女身子,可 是老婆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承受着遥脚下的重量。 遥的姐姐见老婆不说话,于是也把鞋踩到老婆的头发里轻轻揉着,一边笑着 说:「怎么可能有这么{{BANNED}}的人,妓女都不会这么做,何况你这个老师这么漂亮 的年轻女人啊?」 「姐姐,你怎么不相信我呢?」遥一边向她姐姐撒娇,一边用脚尖点着老婆 的头,「是不可能有这么{{BANNED}}的人啊,可是你看我们脚下的这个,只不过是只小 母狗啊。不信你问她自己。」 老婆知道遥想羞辱她,于是不等遥的姐姐开口,就自己说道:「是真的,那 天我看教师里没人,就用遥主人的高跟凉鞋自慰,后来性起了,就把自己的第一 次献给了主人的鞋跟了。」 遥的姐姐大笑到:「还真有这么贱的人,不对,是母狗,小遥一开始说我还 不信呢。这么说是你自愿这样的了?」说话的同时脚用上了力。 老婆脸被压在地上,嘴贴着车内铺着的软毛地毯说:「是的,我自愿做你们 的母狗,希望你们收留我。」 遥娇笑着:「我就说她是母狗么,小母狗,来帮我姐姐把鞋舔干净,她过会 还要出今天的题目给你呢。对了,我姐姐璐,你就叫她璐主人吧。」说罢,她和 她姐姐的脚都离开了老婆的头上,轻踩在地毯上,老婆乖巧的给璐磕了个头,轻 声说着:「璐主人,请让母狗帮你把鞋舔干净吧。」 璐脸上的笑容更盛了,把脚尖抬起,正好碰在老婆的嘴唇边,老婆这才注意 到,璐的脚上穿着一款粉红色的高跟鞋,鞋面不是很脏,可是却有一股恶心的臭 味,但明显不是脚臭,老婆正犹豫着,却感觉到璐的鞋尖往她嘴里顶了顶,吓的 她立即伸出小巧的舌头讨好的在鞋面上游走着。 看着脚下的年轻漂亮的,刚出来工作没多久的二十四岁的女人,跪在自己面 前,从她那也许在外面迷倒一片人的搽着淡淡唇彩的嘴唇里伸出的细小的舌头, 正在自己的鞋面上轻舔着,而且这个女人的第一次还是被自己妹妹的高跟凉鞋夺 走的,璐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看着老婆的舌尖在整个鞋面上都舔过一遍后,她把另一只脚凑到了老婆的嘴 边,老婆认命的继续舔着,很快鞋面就都舔完了。 这时,遥笑着说:「小母狗,今天我姐第一次见你,给你准备了礼物哦。」 老婆疑惑的抬起头,看着遥。遥笑着继续说到:「我姐知道有你这条小母狗 后,在刚才我们来的路上,特意去学校附近的那个小公园的女厕所里走了一圈, 还把鞋跟在那些东西里搅了几下呢,说是给你当早餐后的甜点,还不快谢谢我姐 姐。」 老婆听后整个脸都白了,然后又唰的一下变的通红,但是她却感到下面,两 腿间,似乎慢慢的湿润了。 那个公园,快要拆除了,那个女厕更是好久都没人打扫过,坑里是满满的肮 脏的积水,地上全是很久前一些附近的老妇女们留下的痰迹,还有很多素质不高 的人随意拉在地上的大便,早已干枯在地上,各种肮脏的东西,在地上都快铺了 一层,从里面走过的鞋底,而且听遥的口气,貌似璐还特地把鞋跟在那些干枯的 物体里踩过几下,这也就能解释璐鞋上那恶心的,却明显不是脚臭的气味了。 想到刚才的味道,除了恶心,老婆的下面竟然又泌出了点点yin水、让她不禁 在心底对自己说:「也许我真的是做母狗的命,昨天都那样了,还有什么不能做 呢。」这样想着,老婆一边把嘴向璐的鞋底凑去,一边说着:「谢谢璐女王带来 的美味,母狗现在就帮您舔干净吧。」 璐和遥对视了一眼,璐大声的笑了出来:「哈哈,这母狗真是贱的可以,看 看都恶心的东西,她竟然就这么过来舔了,真是天生的狗命啊。」 听着耳朵里传来的羞辱声,老婆慢慢的用嘴唇包裹住了那沾染着一层黄泥的 鞋跟,一股苦涩而又怪异的臭味,一下子冲进了老婆的胃里,奇怪的,她并没有 想吐的感觉,反而xia ti猛的抽搐了一下,一股热流冲了出来,内裤基本湿透了。 璐看到老婆绯红的脸色和身体不正常的扭动,猛的弯下腰掀起老婆的短裙, 老婆湿透的内裤一下子出现在姐妹俩面前。 「哈,这母狗,竟然舔这些东西舔到了高潮!」璐的声音里带着嘲笑和不可 思议。老婆更无地自容了,吐出鞋跟,伸出舌头,在鞋底大面积的舔食着,仿佛 那真是什么美味的甜点一般,嘴巴里还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 遥和璐大笑着,璐看着老婆大口的,把鞋底的东西舔食着,一些固体则用牙 齿刮下,吞入了肚中,脚下渐渐用力,最后干脆用鞋跟在老婆的嘴巴里抽插着, 而老婆,没帮男人kou交过,甚至没见过真正男人生殖器的老婆,此刻却做出了她 从没接触过的kou交动作,面色潮红眼神迷离的,用小嘴配合着璐的动作,还不时 发出「啧啧」的声音,小舌头也不时伸出,舔一下鞋底,同时,手分别摸下了自 己的胸部和两腿之间,一丝yin水甚至透过内裤,在她手和大腿之间拉出了点点细 小的黏丝。 姐妹俩看着老婆发情的样子,笑的更加开心了,璐笑着对老婆说:「今天考 试前先给你个小任务。」说话的同时把鞋跟抽离了老婆的嘴巴,老婆仿佛没反应 过来,头跟着鞋走着,嘴巴追逐着已干干净净的鞋跟。 遥用靴子踢了老婆头一下,「死狗,我姐姐和你说话呢。」 老婆这才回过神来,羞耻的抬起头,脸色红的都快能滴出水来,呢喃说道: 「主人,要母狗做什么。」 璐慢慢的说着:「你看,你的狗口水不够把我的鞋底洗干净啊,用你下面的 那张嘴把握的鞋洗干净,愿意么?」 老婆的呼吸一下次急促起来,低声说着:「母狗愿意,谢谢主人。」 璐好奇道:「谢什么?」 老婆猛的抬起头,说:「谢谢遥主人的鞋给了母狗第一次,谢谢璐主人的鞋 的恩赐,母狗想嫁给你们的鞋,求主人答应。」 璐没想到老婆这么下贱,倒是遥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笑着说:「好啊,那以 后姐姐的鞋就是你的大老公,我的鞋就是你的小老公,等你考试结束了我们各送 你一双让你天天和他们一起睡。」 老婆听了,低下头,缓缓脱下了已经快湿透的内裤,拿下璐的一只高跟鞋, 慢慢的,把鞋跟,塞入了粉红色的yin唇内,抽插着,同时用鞋底摩擦着yin唇,嘴 巴里发出了最原始的呻吟,向她的第一和第二个主人,彻底展示了她作为母狗的 下贱,同时,也为她日后对同性的奴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极限侮辱的考试 老婆在高跟鞋跟的摩擦下很快达到了高潮,这是老婆第二次被东西插入自己 的yin道,竟然这么快的就达到了高潮,不得不说她在同性,甚至是比她年轻,自 己的学生的侮辱下产生了不知名的快感。 遥和璐大笑着看着瘫在脚下老婆,璐对遥说道:「你的这个老师真是做狗的 命,这样都能高潮,下次找个男人来搞她,她不是要升天了。」 老婆听了吓的连忙撑起身子:「两位主人,求求你们别zhao男人来,我什么都 听你们的,求你们让我把第一次留给我以后的老公。」 遥听了笑得更厉害了,一边用靴子在老婆头发力揉着,一边说:「还第一次 呢,你的第一次不是给了我的那双凉鞋了么?还说以后的老公,刚才你不是说你 的老公就是我和我姐姐的鞋子了么?」 老婆吞吞吐吐的说:「母狗是说以后母狗要找的配偶,不让男人碰我的话, 相当于第一次给他吧。」 遥和璐听了老婆这个「相当于」用鄙视的眼神看了下脚下的「母狗」,遥缩 回才在老婆头上的脚,用脚尖抬起了她的下巴,说:「你是母狗,那你的配偶是 什么,说来听听。」 老婆脸通红的,有点犹豫的,说:「母狗的配偶是……公……公……」 「公什么?快说。」遥催促着。 这时璐说话了:「妹妹,就别逗她了,饶她这回吧。」接着又转向老婆说: 「你比我们漂亮,还比我们大几岁,做母狗难道不委屈么?」 老婆感激的看着璐:「母狗生下来就是做主人们的狗的,一点不委屈。」 璐抬起脚在老婆的脸上摩擦着:「那你就要记住,以后主人说的话你不许反 驳,知道么。」 老婆配合着脚,慢慢的用脸去摩擦着,鼻子里嗅着淡淡的脚汗味,有点委屈 的说:「可是……」 璐把脚尖塞入老婆嘴里打断了老婆的话:「没有什么可是,主人说什么就是 什么,不过关于男人方面就看你表现,表现的好,主人就不zhao男人来搞你,等到 你要找你的配偶前,帮你修复处女膜,这样的第一次不就给他了么,如果表现不 好,就zhao男人强奸你,知道不?」 老婆嘴里塞着璐的脚尖,说不出话,只是用力的点着头,同时舌头也用力的 在脚尖上舔舐着,嘴唇牢牢的包裹住了脚尖,用力吸吮着。 「好了,呵呵,别像个小馋嘴,把我袜子给吸坏了。」璐笑着,「来,别舔 了,给你布置今天的考试题目。」 老婆赶紧坐直了身子,看着璐,「啪」璐顺手就给了老婆一耳光,老婆的右 脸顿时红了:「看来我对你太客气了,主人说话的时候狗是应该这么坐的么?」 边说边抬起了脚。 老婆明白了璐的用意,立即把脸凑到璐脚下的地毯上,让璐踩了上去,璐踩 在老婆脸上,左右移动了一下,然后用鞋跟挑着老婆的嘴唇,说道:「今天的考 试题目是这样的,昨天你不是吃过一个白领的新鲜便便了么?看你的样子,似乎 也不是太讨厌吃吧,今天的第一题就是,找到昨天的那个白领,然后请她和她的 一个女同事,给你吃一顿更新鲜的,你直接用手接着吃,方法随便你,给钱还是 什么的都可以。」 「第二题就很简单了,我朋友开了家桑拿中心,据我所知,他那的小姐接客 都是用套的,而且他们垃圾都扔到屋子后面的垃圾箱里,每周一、三、五有人来 收拾,今天周末,没人收拾,两天的套子肯定都在里面,你去找二十个用过的, 里面还留有东西的套子回来,拿回来了就算通过。为了方便你,我帮你准备了套 清洁工的衣服。第三题也不难,找一个认识的女人,想办法喝到她新鲜的尿。听 明白了么?」说完,拿开了踩着老婆脸的脚。 「明白了,可是,一个上午可能做不完的。」老婆这时候已经完全进入了母 狗的角色,她没想到这三个任务是多么的屈辱,而是想到一个上午完成这三个任 务时间不太够。 「这个你放心,我们会派人跟着你,在晚上11点前全部完成就算过关,怎 么样?」遥说话了。 老婆轻轻的点了点头。 「真是个贱货。」遥笑着,「不过我就是喜欢你的贱样。」 车一路开到了学校附近的那家写字楼,停下来,遥用脚点点了老婆的额头: 「去吧,都把你送到了第一题的考试地点了,对你很好了。」 「谢谢主人。」老婆轻轻的吻了遥和璐的鞋子,理了理头发和衣服,打开车 门,走了出去。 璐手伸出窗外招了一下,可以看到楼后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朝这边笑了笑, 打了个OK的手势。 遥关上门,对璐说:「姐姐,你说这条母狗会不会被那个白领骂出来啊?」 璐笑着说:「不会的,你昨天不也偷偷跟踪她了么,那个白领叫小月,她的 态度你见到的,她只是好奇,并不反感啊,何况我昨天下午听你说了后就找到小 月,早和她串通好了,刚才那个女孩,是我的一个朋友小晴,今天会假装是小月 的同事,她还带着微型摄像机,一切都在掌握中的。」 老婆走进写字楼的电梯,电梯里是她和小晴,老婆看着电梯里光滑的后壁, 再次理顺了自己的着装,小晴看着老婆,心想:「一个美丽时尚的青春女孩,谁 知道她竟然是来这里找一个年龄和她差不多的女孩做那么恶心的事情。璐真是太 坏了,哈哈。」 很快,电梯到了22楼,小晴径直走了出去,坐到了小月旁边的座位,偷偷 和小月交换了一下眼色。 老婆走到那办公大厅的门口犹豫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小月的 旁边,轻轻的说:「那个,能麻烦一下么?」 小月抬起头,假装吃了一惊,大声说:「是你?昨天的……」说到这的时候 声音变轻了,「母狗。」周围人都抬起头来,老婆脸一下子白了,手足无措的看 着小月,小月得意的向老婆笑了笑,然后说道:「啊,好久不见,你最近干吗去 了,来,快做进来。」 说完,把老婆拉到了她桌子旁的椅子按了下去。周围人看到是小月的朋友, 纷纷低下头,干自己的事去了。 老婆坐在椅子上,可是却像坐在针上,身子不自在的扭动着。 小月问老婆:「母狗,找我干什么?别怕,这个屏风隔音效果还是可以的, 这声音他们听不到的。」 老婆吞吞吐吐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小月看了看小晴,小晴 正看着她们笑,小月假装不耐烦:「到底要干什么?我还要工作呢,快点说,顺 便把你身份告诉我,不然我站起来告诉大家你昨天干的好事。」同时作势要站起 来。 老婆吓了一跳,拉住了小月的胳膊,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小月横了老婆一 眼:「不想我公布,就快按我说的做!」 老婆低着头,说道:「我,我是……」 「声音要让我听到,快,我时间很紧的。」 老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硬着头皮,用仅她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麻 烦你再给我吃一顿,而且找个同事一起给我吃,什么代价都可以,求你了,别声 张。」 「哈,哪有你这么{{BANNED}}的女人,还有个问题没回答呢,你的身份告诉我,不 然的话,哼哼。」 老婆犹豫了下,小月横了她一眼,作势要站起,老婆连忙说:「我叫美月, 是旁边学校的老师。」 小月吃了一惊,看来璐并没有告诉她老婆的身份,不过她随即反应了过来, 嘴里轻轻骂了句:「贱货。」老婆听见了,脸更红了,头也更低了。 「你是个老师,怎么做这种事?」小月其实知道了来龙去脉,这个问题不过 是羞辱老婆。 老婆声音有点颤抖,却不敢停顿:「我用学生的高跟鞋自慰,被发现后自愿 做她的母狗,现在是接受母狗考试的。」 「噢,母狗,那我也叫你母狗了,原来你是为了考试才来找我的啊,哎,还 以为你喜欢吃我的东西呢。」小月假装对老婆不再感兴趣,转头在电脑上敲打去 了。 老婆用哀求的语气说:「求你了,只要你帮我次,什么代价我都可以给。」 「唉,我没人家有魅力,我的那个,你考试了才想到,不帮,你自己找别人 去!」 老婆明白了小月的意思,连忙说道:「不是,我自己也想吃,如果不是要考 试,我也会来的。」 「真的么?」小月目的达到了,又转过头来看着老婆,得意的追问,「你真 的喜欢吃?」 「恩。」老婆只得答应。 「那把你电话给我,我高兴了就打电话叫你来吃怎么样?反正你学校离我这 也很近。」 老婆一下子楞住了。 「怎么了?不愿意?那就算了吧,你走吧。」小月再次威逼着。 「不是,我愿意。」老婆拿出纸笔,写下了自己的电话。 「好吧,看你这么有诚意,今天就帮你过了这考试,不过,我的便便可是很 贵的哦,想吃就得给钱。你自己说给多少吧。」 老婆听的小月答应了,想到这项考试基本可以过了,心情放松了下来,对小 月说:「主人想要多少,母狗都可以给。」 小月没想到老婆这么贱,都开始自称母狗了,不过既然老婆说了让她开价, 小月也就开玩笑的说:「那吃这一顿你就先给1000元吧,怎么样?」 老婆家境其实很好,所以她一口答应了下来:「好。不过我现在没带着,等 明天给您送来行么?」 小月楞了一下,大概没想到老婆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下来,也许心里在后悔没 多要点,因为她的工资一个月也才3000多,不过这会她也不好改口,反正以 后又的是机会,于是她说:「行,明天你记得多带点,说不定我高兴了再赏你吃 顿。你去卫生间等着,我找个同事一起去。」 「那个……」老婆面带忧色,又有点犹豫。 小月看出了老婆的担心:「放心吧,她不会说出去的,那个同事也喜欢养狗 的,乖乖去卫生间等好吃的吧,哈哈。」说完还拍了下老婆的脸。 老婆羞红了脸,低着头快步走进了卫生间。 不一会,小月和小晴就走了进来,小晴故作夸张的问:「哇,小月姐,这么 美丽的女人怎么会做那么恶心的事啊?」 小月一笑:「那你就问她自己了,说不定她就吃这个长大的呢。」 小晴瞟了老婆一眼:「大美女,你真的是条吃便便的母狗么?我没见过狗是 站着的啊。」 老婆犹豫的看了看卫生间的门,因为这是公用的,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进 来个人。 「小晴,你就站门边上看着吧,我好了就换你。」小月也怕被人发现这种不 正常的行为。 「行,来人了我就告诉你,不过你门别关,我要看看这狗有多贱。」小晴说 完就走到门口,倚着门框站着。 「这下放心了吧,还不趴下来。」 老婆只得趴到了地上,小月拉着老婆的头发,象牵狗一样把老婆拉进了靠门 的一间里,老婆顾不得地上有点脏,跟在后面爬了进去。 小月乘老婆不注意,指了指隔板,小晴看到了一个夹在上面的镜头,轻笑了 一下。看来小月在之前就把摄像头装好了,正好能拍到老婆吃便便的全过程。 小月让老婆翻过身坐在便池上面,然后脱下内裤,拿出放在隔间角落里的一 个一次性杯子,对着老婆说:「先帮你做点饮料留着饭后喝,不收你钱了。」 「啊,小月姐,这母狗还给钱的啊?」小晴嬉笑着问。 「是啊,吃饭就得给钱,母狗也不例外,何况她吃的是这么好的大餐。今天 这顿收她1000,明天我让她带双倍,到时候你来拿就是了。」小月直接替老 婆做主,又送出去了1000块,不过老婆可不敢说什么。 小月让老婆拿着杯子,对着杯子开始尿了起来。「接稳了,洒掉的你就要给 舔干净哦。」 小月尿的很急,虽然老婆全力接着,还是洒了很多在便池里,很快尿完了, 一次性塑料杯里盛满了黄澄澄的液体,还散发着热气,小月说:「先把杯子放在 一边,用嘴到我后面来接,接不住的用手兜着。」说完,转过身,弯下腰,一手 撑住了隔间的小门,一手绕到后面拉住老婆的头发,把老婆脸压进了自己的屁股 缝里。 「哈哈,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我屁股缝里呼吸呢,真痒。」小月得意的笑着, 同时命令老婆道:「别楞着,快帮我舔舔屁股洞,过会那要给你好吃的呢。

登录 后发表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