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隶小弟弟养成计划

2021-06-14 17:30发布

本帖最后由 长篇小说 于 2017-11-30 18:51 编辑 第二天,兄弟两个一如往日的上学去,但小小知道,过了今天晚上,一切都会不一样了,他将完全属于心爱的哥哥,而哥哥也将给他完全的宠爱。昨天晚上,小小偷偷的拿了几颗哥哥惯用的药物:两颗综合维他命胶囊、两颗苜蓿花粉胶囊和一颗蔘粉胶囊,他细心的把五颗胶囊拆开,再把从冰箱中拿来的亢奋剂和西班牙苍蝇的胶囊也拆开,然后小心的对调,他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完成,看起来是健康食品的五颗胶囊,事实上却已是三颗亢奋剂和两颗西班牙苍蝇,他想哥哥的肉棒本来就持久,所以才减少西班牙苍蝇的份量,天真的小小不知事情轻重,竟下瞭如此重的药量,他不知那俗称春药的亢奋剂能令男人的性欲燃烧到疯狂的地步,而西班牙苍蝇更能让阴茎硬挺持久数倍,当年天强和丁磊也不过各吃了一颗亢奋剂和一颗西班牙苍蝇就能把淫荡的小云操得昏天暗地,更何况是今天这么重的药量!但小小也并非毫无心理准备,他心中也明白:哥哥超粗大的肉棒要插入他幼小的菊穴中,自己必然得承受剧烈的疼痛,但小小不在乎,只要能让自己完全属于强壮的哥哥,就算再痛也得忍受。到了晚上,天强正用书房的电脑撰写毕业专题的文案,而小小则在浴室仔细的洗著身体,特别是即将奉献给哥哥的菊穴,更是洗得特别乾净。洗完之后,他穿上哥哥最喜欢的可爱小睡衣,然后拿著自己特制的“健康食品”和一杯水走入书房,他从后面勾住哥哥的虎颈,并在有点胡渣的下颚上吻了一下,天强也轻尝了一下弟弟粉嫩的朱唇然后说:“小小,哥哥现在要写报告,你先自己去看看电视,哥哥等一下再好好跟你亲热,乖!”小小贴著哥哥的脸颊说:“好吧!可是你要吃了小小拿来的药才行。”以往小小也时常帮哥哥拿药,天强抓起药丸,就著开水毫不犹豫的吞下肚,小小走出书房回到房间,他坐在自己浅蓝色的床上,将润滑剂仔细地涂抹在菊穴上,里里外外彻底的润滑了一番,等待著哥哥勇猛的驾御,那罐润滑剂也摆在一边备用,小小的心兴奋的简直要跳出来了。不一会,赤裸著上身、仅著短裤的哥哥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天强眼中燃烧的欲火是小小从未见过的炙热,赤裸而壮硕的肌肉因为流汗而显得油亮,自从天强有了小小之后,便更加勤奋的锻链自己的身体,这段时间以来,原本壮硕的身材?亲乘吨良??堑冒嗌系呐??б渤3=骞食运?垢??BR>他一步一步走向小小,饥渴的双眼直盯著可爱的弟弟,就像头猛虎盯住小羊一样,他边走边脱个精光,胯下的的肉棒已随著药力的发作,而粗壮到令人恐惧的地步,小小一看,内心一阵惶恐,但他已打定主意,为了报答哥哥的恩宠和疼惜,再痛也要忍受。欲火焚身的天强一上床便紧紧搂住小小激情的狂吻,他的舌头搅弄著小小的小舌头,激烈的吻几乎让小小无法呼吸,哥哥强壮的双手粗暴的撕开了小小睡衣,他娇嫩幼小的躯体令失去理智的天强愈加狂暴,他疯狂吸吮并揉捏可爱弟弟的身体,小小也柔顺的配合著,因药力而狂暴的天强毫不怜惜的享受著可爱的小弟弟,他用力的吸吮小小柔嫩的小乳头,甚至轻咬、拉扯,小小感受著痛楚,但同时也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兴奋缓缓涌现,哥哥粗壮的大手不只捏弄他胸前单薄的嫩肉,纤细的腰身和粉嫩的小屁股更是化身成野兽的天强攻击的对象,看著天强饿虎般的表,小小忍不住吻上哥哥湿润的唇,接著往下吻著壮硕的胸肌,然后是那八块坚硬如铁的腹肌,最后小小把头埋在哥哥的胯下,一如他往常做的服侍著哥哥雄伟的大肉棒,只是今天哥哥的肉棒倍加雄伟,令他含的有些勉强,口中肉棒散发的热度让他的小舌头都觉得有些烫人。药力的驱使加上弟弟温柔口舌的刺激,狂暴的天强顿时兽性大发,抓著小小的头发便把他猛往自己的胯下送,小小只觉哥哥把他的头不停的前后摇动,哥哥超粗大的阴茎便以极快的速度在他的喉咙里作深度的抽插,那令小小有些想要作呕,但不一会他已能适应,哥哥这粗暴的动作让他有种被奴役的快感,他感觉到自己是勇猛哥哥胯下一个柔弱的小奴隶,一想到这个小小便一阵兴奋。平常含哥哥肉棒时,顶多含进三分之二,现在哥哥却是尽根而入的插进喉咙,肉棒插入时,毛绒绒的胯下令小小的小脸一阵痒,小小从以前就很喜欢那浓密的长毛,他总爱贴在上面享受那份舒适。经过约二十分钟,天强放开小小的头发拔出肉棒,经过小男孩小嘴洗礼的粗大肉棒,上面布满小小的唾液后使它更是油亮粗大,天强将小小放倒在床上,并扒开他的一双小嫩腿,男孩最娇嫩敏感的部位展露无遗,天强口手并用激烈的玩弄,他粗暴的对待每一个部位,平常天强只要稍稍玩弄,便能使小小酥麻难当,此时更让可爱的弟弟不住发出幸福但不淫荡的呻吟。可爱的呻吟无异在天强熊熊的欲火上加油,天强的激烈玩弄甚至令这不满九岁的性器渗出微微的爱液,天强尝到八岁弟弟爱液的滋味后兴奋的起身跪坐,把弟弟的身子一拉便要侵入,为免哥哥突然插入,小小一边吻著哥哥的胸肌一边也在哥哥的狂猛巨兽上抹了厚厚一层,这时他已毫无顾忌,轻轻躺下等待哥哥的蹂躏,尽管对方是心爱的哥哥,但紧张的情绪依然盘踞他幼小的心灵。哥哥把他的身体拉向自己的超大肉棒,当天强高尔夫球般的大龟头抵住他的小菊花时,他的心脏简直要跳出来了,尽管高涨到极限的性欲让天强猴急不已,而肉棒也硬挺到胀痛,但要把如此巨大的肉棒插进小弟弟的菊穴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小小虽然害怕,但也要尽量的放松菊穴以便哥哥的插入。野兽般的天强好不容易塞入半个龟头,他把小小的蜂腰紧握著,再把自己肌肉健壮的屁股微向后弓,小小知道他就要完全属于哥哥了,他柔弱的粉臂扶著哥哥的熊腰,既期待又害怕的迎接哥哥的恩宠,但听哥哥发出一声雄浑的嘶吼,接著双手抓著小小蜂腰往自己下身一拉,而向后弓的下身同时向前全力狠撞,巨型的凶器便完全没入小男孩幼嫩的菊穴中。小小感到下体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虽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悲鸣,但他随即强忍住,他可爱的的小脸因剧痛而扭曲,斗大的汗珠由他的额头滴下,泪水也不禁夺眶而出,揽著哥哥熊腰的小手也因疼痛而在哥哥侧腹的肌肉上留下抓痕,他感觉自己的小穴被哥哥超粗大的肉棒撑裂了,天强这次所用的力度和速度远胜当年夺去小云第一次的时候,更何况小小还不满九岁,其痛可想而知。天强的巨兽被因剧痛而急速收缩的菊穴夹得舒爽难当,可爱弟弟的鲜血不只沾上他的大肉棒,甚至在他抽出时缓缓的流出菊穴,天强看了看自己的下身,沾上鲜血的肉棒宛如嗜血的野兽一样,粗壮硬挺到了极点,他丝毫不顾可爱小弟弟的疼痛,双腿一撑床沿,双手也往床上一撑,无比壮硕的狂暴猛男,便伏地挺身般地猛干著娇嫩的八岁小弟弟,加上全身重量的重击,使得天强每撞一下、小小的身子便微微陷入弹簧床中。小小柔顺的承受著哥哥粗暴的蹂躏,虽然哥哥的巨棒插入时,小小能从菊穴感受到一股饱胀的充实感,但那撕裂般的疼痛仍然存在,尽管小小一直咬牙苦撑著,但口中仍然不时吐出一两声闷闷的哀号。随著药力的完全发作,以敖磕劬昭ù???募?仁嫠??烨靠癖┑孽艴锊坏?挥谢汉停?炊??⒓ち遥?庋?衩偷墓ナ萍由铣?执蟮哪懈??退憔镁?耸碌某赡耆艘膊灰欢ㄊ艿昧耍??慰鍪歉鼋咳岬陌怂晷∧泻⒛兀坎宦坌⌒∈侨绾蔚某绨菪陌?母绺纾?膊宦鬯?卸嗝丛敢馕?绺缛棠停?绺缫笆薨愕目癫倜透桑?站坎皇撬?怂甑挠仔∏?逅?艹惺艿摹?BR>在天强急速抽插半小时后,八岁小男孩的忍耐便到了极限,小小原本扶在哥哥熊腰上的手臂现在只能无力的平放床上,原本因极力忍耐而紧闭的小嘴,现在也只得随著哥哥的猛力冲撞发出无力而娇媚的呻吟,尽管已浑身无力,小小仍努力地挺起下身来迎接哥哥雷霆万钧的撞击,他娇弱柔媚的呻吟惹得哥哥更是狂暴,小小无力的仰头看哥哥的脸,天强的眉宇间凝结一股野兽般的狂暴之气,燃烧著熊熊欲火的大眼显得锐利有神,恶狠狠的直盯小小,他的脸上因汗水而油亮,原本俊秀而带英气的脸庞如今添了几分的阳刚与粗犷,小小看著哥哥英伟的脸庞,心中一阵甜蜜,他感觉在哥哥巨熊般的粗壮身躯下,自己是如此的娇弱无力,只能乖乖的任哥哥蹂躏,一想到这里,小小心中不禁狂喜。哥哥狂猛的抽插未见缓和,但他菊穴的痛楚已略为减轻,那使他能去体会下体传来的复杂感受,哥哥激烈冲撞的狂潮中除了菊穴饱涨的满足感外,疼痛还是占多数,但在疼痛之中隐约有著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爽,哥哥超粗大男根狂暴的抽动,磨擦著他细嫩的肠道,那虽使他疼痛,但渐渐的,在哥哥大肉棒与肠壁的磨擦中,他已能微微体会那慢慢渗出的甜美快感,那感觉尤其集中在哥哥的大龟头磨擦他前列腺时。天强这时已全力抽插了有一小时之久,拜药力所赐,这时他才有点过瘾而已,小小虽越来越无力,但下身的痛楚却渐渐消退,舒爽愉悦也如排山倒海而来,那令小小的精神稍稍回复些许,虽然哥哥的奔驰仍然狂暴,但八岁弟弟最苦痛的阶段已过去。天强又猛操了近四十分钟,小小下身的快感已与疼痛均等,他无力的呻吟也显得又痛又爽,这也许是因为他对心爱哥哥疯狂的崇拜与信任所致,否则一般的八岁小男孩就算是心甘情愿的作,在如此粗壮肉棒的猛干下根本不可能享受到一丝一毫的快感或愉悦,不痛得哭爹喊娘就不错了。正当小小细细享受强壮哥哥所赐与他的快感和疼痛时,天强的力度和速度突然直线暴增,他的喉咙甚至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小小知道哥哥就要射了,天强的大手此时已把弟弟纤细的柳腰抓得死紧,这样巨棒才能结结实实的顶进小菊花里,在哥哥怒涛般凶猛的攻势下,小小下身的疼痛终于被快感掩盖,他的精神被暴涨的快感狂潮淹没,他无力而娇弱的喊著:“哥哥!啊!……啊!小小好幸福呦!……小小是哥哥的了!……啊!……哥哥!……哥哥!……”此时天强的抽插速度已到达临界点,他紧紧地抓牢小小的小柳腰,随著一下力拔千钧的猛撞,他那超粗壮的男根便恶狠狠地顶进八岁弟弟的最深处,小小觉得哥哥的超大肉棒似乎要顶穿他幼嫩的肠壁了,随著一声野兽般的雄浑低吼,天强雄踞弟弟体内的男根便以极强的力度激射出大量的滚烫精液,那烧灼肠壁的男精令可爱的小小舒爽到陷入恍惚的状态。化身为野兽的哥哥却还是不满足,他在弟弟体内休息不到五分钟,超粗壮的根又在小小幼嫩的谷道中复活了,他将娇软无力的小小翻过身,提起屁股就又是一阵狠干,小小早已浑身没力气,只能翘著屁股,双手无力的抓住浅蓝色床单,用肩膀及脸颊支撑著上半身,如果不是哥哥提著他的屁股,他早就只能死鱼般的瘫在床上了,虽已极度疲累,但被哥哥勇猛驾御的小小还是不由自主的发出无力的娇吟,他用仅剩的气力将身体往后撑,以迎接哥哥的冲撞,欲火正炙的天强,毫不怜香惜玉,只是一味捧著八岁弟弟可爱的小屁股猛干……突然,他放开了双手,沿著小小的背脊一路抚摸到了小小胸前单薄的嫩肉,并用不小的手劲捏弄著那娇小细嫩的小乳头,小小无力的娇喘中立刻夹杂了疼痛的呻吟,但小小却不排斥哥哥的粗暴,哥哥的粗暴令他有一种被征服的幸福感。此时天强的冲撞愈趋剧烈,小小再也支撑不住了,他的屁股已无力撑起,随著哥哥的一下猛撞,他整个人就趴在床上再无半分力气了,天强立刻变换了姿势,他骑马般的坐在小小的身上,用小腿及膝盖支撑身体,否则这一坐小小的大腿非折断不可,就这样,天强又开始另一波抽插攻势。也许是这个姿势激发天强的征服欲及兽性,他一边猛干、一边抚摸搓揉小小浑身娇嫩的肌肤,口中还不时发出野兽般浑浊的喘息,已精疲力竭的小小瘫软无力,只能任由哥哥尽情的驾御,他无法转头看哥哥骑他的样子,只能眯著双眼,口中随著哥哥的猛撞发出柔弱的娇吟,但他的脑中能想像哥哥骑他的英姿:巨熊般的哥哥正骑在自己身上,他的大眼吐著凶光,一身健壮的肌肉泛著汗水油亮亮的,而哥哥粗大火热的肉棒正以无比凶猛的攻势进攻自己八岁的小穴……缚身, 自缚, 调教, 捆绑

登录 后发表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