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不曾发生的美丽

2021-06-14 15:25发布

一场不曾发生的美丽  窗外的小雨淅淅沥沥地飘着,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办公室,下午几乎没什么工作,正当我睡意朦胧时,进来一位穿着警服的男士。 站在我面前的他很高,也很帅,不苟言笑,一付很深沉的样子.我开始了常规的询问:"你需要帮助吗?",他不说话,打开一本精美笔记递给我,只见那上面写着:"你这个下贱的奴儿,今天让你接受主人真实的调教,还不快乖乖地跟我走"."天那!,这怎么可能?难道你就是我网上的主人",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不,这不是真的!你怎么可能找到我?你怎么能毁约呢?"突然间,羞辱,害怕,兴奋,种种情绪排山倒海而来,令我花容失色.  我努力地摇了摇头,整理了一下思绪,坚定地说:"先生,你认错人了,你快走吧,否则,我报警!"你的嘴角居然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意,随手拿出一张传唤令扔给我:"你涉嫌参与一桩严重的形式事案件,现在必须跟我去接受调查",这时,我的同事进来了,听着你堂而皇之的理由,看到你从容不迫地拿出亮铮铮的手铐,他们睁大眼睛,虽然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门口路人络绎不绝,此刻的我有口难言,委屈的泪水一泻千里......  现实中我是多么高傲,多么自信,我不能容许我的同事对我有半点的误解,可是,此刻你让我怎么说?怎么诉?说我们是网络世界里的主与奴?说你只是为了调教我而假扮刑警?:"噢,不!我不能说",我的脚开始向门口滑去.  你仿佛洞穿了我的心思,一把反拷了我的双手并在我耳边低语:"你想逃是吧?好!我撕烂你的衣服,让大家都来欣赏美丽的酮体,然后,就这样一路押着你回去,让大街上所有的眼睛都盯着你,让所有的人都认为你是个淫荡的妓女,我要令你从此无法回归社会,一生一世做我下贱的奴.不信?哼哼!你就试试!  刹那间,你的低语象雷电一样疼击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噢!不!主人,请别这样!奴儿求你!奴儿再也不敢逃跑了!"我害怕极了,颤抖着,哭泣着,心里千万遍的恳求你:"主人,你饶了奴儿吧!"我甚至想立刻跪在你的脚下乞求你的原谅.  然而,我仅存的一点理智,使我坚难地克制着自己,我不敢有任何动作,也无法开口求饶,甚至连求饶的眼神都不能,我怕别人窥探到我灵魂深处的秘密,此刻的我多么的楚楚可怜,多么的无助啊!渐渐地,我的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渴望,同时,我也发现了你眼中燃烧着的欲火,我知道,我除了乖乖地跟你走外,别无选择.  被你反铐着双手,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一步步挪向你的车,一阵阵的羞耻啃噬着我的心,一道道剑一般的目光仿佛要射穿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尽力低下头,往昔的尊贵己不复存在,短短的几十米路似乎用尽了我所有的力量,心中隐隐燃烧的欲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就在快到车门口时,一阵眩晕,我竟然缓缓倒下了,幸好,你手急眼快,一把将我拉上车,躲在你宽厚的怀里,我再也抑制不住放声大哭.......  你温柔的抚摸着我的长发,轻轻地吻着我的耳垂,低低地问我:"刚才你兴奋吗?一种被羞辱的,被抑制的快感,你亨受到了吗?"我抬起俏丽的脸,本想告诉你:不,我没有,我不愿对你诉说我的冲动,我不愿向你承认我的不堪!可当我遇上你怜爱的目光时,我才惊觉:由于我与生俱来的潜质,注定了做你一辈子的奴!我己无力,也不想逃出你的手心......  小车在路上风驰电掣,而主人的手却在我的胸前游移,轻轻的挑逗着我粉红色的乳头和花蕊,由于被反铐着双手,我只能不停地扭动着嫚妙的腰姿,企图躲开主人的手,却不料更激起主人的欲望,我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不叫出声来,身体却止不住的在主人的怀里蛇一样的扭动,缠绵中,车子己停在一幢独立的小洋房前,房前屋后到处都是绿色的植物,各色的玫瑰在午后温暧的阳光下争奇斗艳,主人拉着我下了车,刚进入房门,就被眼着的一切惊呆了,房子的四面都是落地窗,金灿灿的阳光洒了一地,空旷的地上放着一张圆形的席梦思,紫色的天鹅绒床罩上洒满了白色的香水百合,浪漫而多情,床边的银色铁笼触目惊心,恍惚中看到一个雪白的女体被跪锁在铁笼之中,高撅着臀部,满目哀怨,房项上垂下的那一条粗大的铁链在不停的摇晃,随着阳光的折射不时发出耀眼的七彩边上立着一个大字形的铁架,上面挂满了各种粗细不一的手铐和脚镣,相互碰撞着发出悦耳的声音,各种鞭子更是随处可见......  "噢!天堂和地狱竟以如此美妙的方式同时跃入我的眼帘,冲击着我的视线,震憾着我的大脑,我呆立在门口,不知何去何从,当看到主人手拿一个又宽又厚且挂满铃铛的项圈向我走来时,我才惊觉:"呀~!不,我要回家,求你,放了奴儿吧,我不能为了欲望而自毁前程!"我说着并迅速向外逃去,突然头皮一阵剧痛,我那秀丽的长发己攒在主人的手中,我来不及挣扎反铐着双手被主人踢倒在地,随着"卡擦"一声,我的脖子一阵冰凉,主人拉动手上的铁链,我竟被硬生生的拖了回来,紧接着,主人手上的鞭子象雨点般抽在我身上,躺在地上的我转辗反侧,紫色的长裙被鞭子抽得破碎不堪,雪白的肌肤泛着一条条血痕,躺在地上的我精疲力尽,己分不清哪是泪水,哪是汗水,"主人,求你停下来,奴儿听话,啊!好痛......别~,救命啊!主人,救救我,奴儿再也不敢了",我语无伦次地哀求着,哭诉着,或许是主人打累了,或许是主人认为罚够了,或许是主人动了隐侧之心,鞭子终于停了下来,我惊恐地趴在主人脚下不停地颤抖,再也不敢想"离去"两字,主人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我,"知道为什么打你吗?","是奴儿不好,不应有离开的念头,奴儿在主人面前没有自由,奴儿的身心都是主人的,"主人微微一笑:"是真心话?","是的,主人"我悄声回答,"好,把脚伸过来"我不敢反抗,只见主人拿出一条30公分长的粗大的脚镣,非常熟练在给我锁上了,然后把手铐打开,把手放在前面也换了一副很重的铐,且将手铐和脚镣之间用一条细铁链连起来,"好了,站起来走几步让我看看,"手和脚之间的铁链很短,我根本无法站直,此刻,我只能弯着腰,高撅着的臀部,在主人烈日般的注视下踉跄而行,身上的镣铐叮当作响,我雪白的肌肤以及女孩子的私处在破碎的衣裙下若隐若现,屈辱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怎么了?这就觉得委屈了?"主人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随手扯下我那早己破碎的衣服说:"以后,就不必穿衣服了,永远带着它,没有我的充许别想打开",我徙劳的挣扎着,凝脂般的雪肤己无可奈何地呈现在主人面前,且以如此羞辱的姿态,我又羞又急,倾刻间泪水涟涟,满目哀怨地看着主人,欲诉无言.......心潮起伏间,柔弱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蹒跚中向前扑去,主人却早己搂着我的腰姿将我轻轻的抱在怀里,悄声说:"奴儿,你会喜欢的,主人向你保证,你会的!'他拿出伤药一边轻柔擦我的创口一边喃喃地说: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将你打成这样?好痛吧?唉.......我这是这么了?你可是我最心爱的奴儿呀!你知道吗?我的心比你更痛!"听着主人呢喃细语,我又一次被感动得泪水涟涟,主人不停地吻着我脸颊上的泪珠,:"只要你以后听话,主人会宠你,爱你的,今天,你也累了,我抱着你睡觉好吗?",我点点头,蜷缩在主人的怀里安然入梦.......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那张紫色的圆床上,娇美的胴体裹在乳白色的薄如蝉衣的晨褛里,阳光在迷茫的晨雾中绽开,听着不知名的小鸟唱着快乐的歌,我仿佛忘记了自己置身何处,不经意间看到英俊潇洒主人向我走来,手里端着一盘色彩斑斓的水果拼盘,,本能的娇羞让我飞快地拿起边上的被子想遮盖自己诱人的身躯,主人眉宇间扬起的那一抹淡淡的微笑更令我娇羞难当,双颊不禁荡起了一片诱人的绯红,主人低下头亲吻着我长长的睫毛说:"你的娇羞就是上帝送我最好的礼物",看着那些色彩斑斓的水果,我不禁谗涎欲滴,主人温柔的问着:"我们小奴儿要吃什么?"我指了指那颗鲜红的樱桃娇笑着,主人便用小竹签插上红樱桃轻柔的放进我嘴里,品尝着甘甜水果,感受着主人的温柔,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了初见主人时的害怕,网络中那个宠我,爱我,虐我的主人与站在面前的他在我心中合二为一了,我的眉宇间不禁流落出得意之色,当主人将黄澄澄的波萝送到我嘴边时,我调皮的咬了下去,当然连主人的两个手指都无一幸免,其实,我知道含在我唇齿间的手指并不很痛,主人却一把推开我,拿出铁链说要惩罚我,理由是"攻击主人!"还没等我逃开,一条银白色的铁链己被他锁在我的腰间并顺势向我跨下拉去,"啊!"当其中一个链环死死压住我最敏感花蕊时,我失声尖叫起来,主人也不管我呼叫用力拉紧铁链并在后腰杆子上了锁,一条银白色的丁字裤锁住了我的下体,令我欲罢不能.他又取下我脚上的镣铐,换了一条约1m长的铁链,将两端入别锁住我的脚踝,然后将铁链的中间与丁字裤相连,这样只要我稍一挣扎,就会刺激着自己的花蕊颤抖不止,我不敢挣扎,只是不停的请求主人放开我,主人一脸坏笑着说"仰面躺好,双腿分开,用双手托起pp,请求主人赏玩",我惊呼:"不!这不可能,灵儿说不出口,更做不出如此淫荡之态"  "噢,不做是吗?高傲的灵儿做不到是么?好!那我就不要灵儿主动做"只见主人晃动着一个粗粗亮亮的铁钩笑着说:"没关系,只要把它钩进灵儿的小菊花洞里,要灵儿的pp抬多高就能抬多高","啊!你......"我吓得脸色苍白,主人知道,我最怕的就是肛门被插异物,好痛,好脏,好羞啊!"那你是要自己主动托起pp送给主人玩呢,还是让铁钩钩着被主人玩?"主人漫不经心话语间透着一股不可抗拒之势,看着主人手中晃悠的铁钩,我拼命的克制着屈辱的泪水,颤声说:"灵儿......灵儿还是用手吧",我边说边分开双腿,用手托起pp的将自己最隐秘的地方暴露在主人的眼皮底下,万般无奈中我闭起双眼,羞红着脸,一声不吭,"怎么?灵儿现在愿意了?不害羞了?喜欢被主人看了?渴望被主人玩弄了?"感受着主人调侃的口吻,潮弄的眼神,不可抑制的屈辱直接转换为强烈的反叛冲上心头,脱口而出:"谁喜欢了!谁渴望了!如此淫荡之态,如此不堪之语,哪怕是你的最下贱的奴儿也不会做,更何况是灵儿!"话音末落"拍.拍.拍......"呼啸而过的鞭子夹杂着叮当作响的铁链声直扑我两腿间最柔软的地方,"啊!......不要啊,别打了,求求你!"钻心的疼痛让我高声呼救,双腿的挣扎不断刺激着阴唇间的铁链,我的下体火一样的燃烧,小脸胀得通红,密密的汗珠几乎布满全身,隐约中竟有了一份莫名的期待."pp托好,双腿分开,我看你倔强,看你还敢惹我生气,哼!"我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泪水纷飞间不断的求饶:"奴儿错了,奴儿不敢了,奴儿听话,求你别打了"鞭子抽下来的频率和力度明显减弱,可随着主人话语的深入我的羞耻感却不断提高,"好!现在分开双腿,自己抚摸阴唇,我要听你淫荡的呻吟,边做边请主人观赏","啊!可是......","还可是什么?你是否觉得被主人一人观赏还不够,要不,我请几个朋友过来一起欣赏你的媚态?"主人说着不断地拨动  我卡在阴唇上的那条铁链,小阴蒂被刺激得一阵阵搏起,想顶开卡在上面的环扣,却又一次次被无情的压抑下去,脑海中不断幻化出在众多陌生男人面前展露自己身体的画面,各种强烈的刺激终于让我抛开羞耻,开始了语无伦次的倾诉:"噢,主人,奴儿是你的,奴儿喜欢主人观赏,奴儿渴望被主人玩弄.......",羞耻的姿势淫荡的话语渗和着妩媚的呻吟荡漾在整个空间,不可抑制的向主人倾诉着我极度的渴望,小阴蒂持续的搏动以及阴道内的空虚让我欲拒还迎,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刺激又一次将我推向高潮......  当我雍懒的躺在主人怀里享受这风雨过后的宁静时,主人搂着我悄声说:"灵儿,这就是调教,你喜欢么?"我害羞的点了点头,心里有些庆幸主人能在现实中找到我,"灵儿,你可知道,你那娇羞的体态,漫妙的呻吟,无可奈何却又欲拒还迎的神情,直接将主人推上快乐之巅,调教灵儿也让主人无限愉悦!",主人玩弄着我的小鼻子由衷的说着,我会心一笑,让彼此都身心愉悦!水乳交融这也是我追求的感觉,我相信,我会让我的主人为拥有我而骄傲,有些话我没有说出来,我想让他慢慢的用心去体会,渐渐的去感受我的美好,我娇笑着悄悄把小脸贴向主人,不时调皮的眨着眼睛让长长的睫毛在主人的脸上跳跃,直逗得主人哈哈大笑,他又一次紧紧搂着我,把我的头埋在他的臂弯里一阵狂吻,直吻得我娇喘连连........空气中荡漾着幸福的气息,我们的心在梦一般的感觉里飞翔.  时光在指尖悄悄的流逝,不知不觉中又到了中午,看着身边酣然入梦的男人,耳边回荡着房间里各种锁链的叮当声,不禁思绪万千,曾一直在网络里自喻冰山雪莲的我,24小时内却被主人变成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哪怕是支离破碎,也留下一地芬芳,噢!在前世,你和我的男友之间,到底谁曾在美丽的西子湖畔背过受伤的我.不愿想,不敢想,又不得不想,在幸福的时光里想这些事真让人沮丧,可是真正只用肉体控制思想的女人又有几个?欲望和激情只是霎那间的碰撞,心灵的契合才能让彼此长久依偎.恍惚中,心里不禁荡起一丝丝寒意,拥我入怀的那个男人,他除了喜欢虐我外,是否还懂我,欣赏我,怜爱我,我又该怎样在他面前保持我的自信,我的骄傲,令他常常耳目一新,成为他不变的追求.一个精神渴望被主人控制,身体渴望被主人羞辱的奴儿,在此时此刻谈自信,谈高傲,会令人嗤之以鼻的,我不禁自嘲的笑了笑,不想,我的笑声却惊醒了主人,他习惯性的抚摸着我的长发问:"调皮的小脑瓜里又想什么鬼主意了?""哪儿呀,我在想,我是否就是你在sm世界里最渴望拥有的人"我盯着他的眼睛问,这时的我真想看到他灵魂最深处,主人想了想,正色说:"是的,灵儿,你的确是我最渴望拥有的人,你的高傲与自信,你的妩媚与淫荡,你的聪明与叼钻,让我欣赏,神往,怜爱,让我无法克制的从网络世界里走出来,真正拥有你是我梦寐以求的,灵儿,你怪我唐突么?""噢!不,不怪"主人的低语己拨动了我心底深处最柔弱的弦,"你让灵儿享受到了别样的生活情趣,是灵儿渴望的而现实中又无法得到的人生体验."  灵儿,我们轻松一下,我给你洗个澡吧"主人笑着嘴角又荡起了一抹捉狭的笑意,"洗澡?不, 我自己来"尽管经历了24小时,但我还是羞于将自己裸露的骄躯展现在他眼前,"灵儿,你要注意哟,你刚跟主人说了不字"看着他并无生气之意,我越发娇嗔:"不!就不!就不么!"他一把抱起我直接向浴室走去,任由我在他怀里花枝乱颤.  白色大理石彻成的双人浴缸非常华丽,弧形的地台宽而低,浴缸底部镶嵌着几盏菊黄色的小射灯,浴缸的四个角以及墙壁上各按着几个闪亮的小银环,上面挂着一些精致的细铁链,侧墙上是一面落地长镜,当看到自己雪白而娇媚的酮体蜷缩在主人怀里时,我羞得闭上了眼睛,主人却不时在此耳边低语:"灵儿,睁开眼睛看看你自己,彤红的小脸,湿润的唇,丰满而白晰的乳房,柔弱的腰姿,修长的大腿,还有那一丛浓密的......","啊!你别说了."我不顾一切的吻住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  我被他轻轻的放在浴缸里,双手被紧扣在浴缸上方的铁环中,两只脚也被分别锁在浴缸底部的两个环里,主人开始边调水温边不时的抚摸我白晰的颈脖,挑弄着我粉红色的乳头,轻弹我平坦的小腹,还时不时的扣一下我娇小的肚脐,"噢!好痒,不要啊!"我被主人刺激得连连娇嗔,然而,我除了半躺在水里扭动着娇躯外,根本躲不过他肆意玩弄,温暖的水花渐渐向上浸没了我的小腹,菊黄色的光线折射出水面使整个浴池波光敛艳,空中弥漫着浓浓的雾气,流光溢彩,我仿佛置身在梦幻中,主人不知什么时候调好那些按摩喷头,那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水珠欢快的冲击着我全身各个敏感的地方,感受着它们时而亲吻时而雀跃的挑逗,我的呼吸变得急促,思绪也开始游移,睁开迷离的双眼寻找主人的身影,同时嘴里发出愉悦的呻吟:"噢!主人,你在哪里?你快来呀!"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回应,五光十色的雾气越来越浓,若隐若现中我终于克制不住自己,开始尽力的展开娇躯去迎合那一波波的浪花,我仿佛听到它欢快的歌声.  "呵~,被主人锁住手脚的灵儿也开始懂得享受了,"主人调笑的话语突然把我从激情中惊醒,令我羞愧难当,"灵儿还没令主人高兴呢!"来,我替你刷刷身体,"我这才发现他手中居然拿着个小毛刷,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小毛刷己经在我的乳房上游走,天啊!我那刚刚被浪花挑弄得异常坚挺的小乳头,怎么禁得起那毛茸茸小东西折磨,我开始用力挣扎,然而,被锁在墙上双手丝毫不能动,更可恶的是主人那小毛刷时不时的刷刷我那因充血而肥厚的小阴唇,以及刚才正跟浪花嘻戏的小阴蒂,"噢!.....天哪!主人不要,灵儿受不了."我不停的扭动着腰姿,企图合上双腿,可每一次挣扎都是徒劳的,我不停的呻吟,大声的哀求,全身不停的颤抖,我己经弄不清楚自己是躲避还是迎合,只知道全身火一样的燃烧........ 正当我全身心的在体验那种无以名状的激情时,主人所有的动作却在霎那间定格下来,一份莫名的失落令我异常委屈,他竟一脸坏笑的着着我问"灵儿还想要么?","你!......"我湿润的双唇一张一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你知道的,灵儿羞于说出那个字,可身体极度的空虚己让我无法再保持尊严,我被你逼得大声哭泣,只想以此喧泄心中的无奈,猛然间,一股强大的水流直冲我的后庭,"啊!....."随着我全身瞬间的蹦紧,强烈刺激在我毫无防备下又一次直接将我推入高潮.捆绑

登录 后发表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