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羞辱调教的女奴

2021-06-14 16:11发布

题记一:没有心理羞辱就不是SM  有的人喜欢捆绑,有的人喜欢鞭打,等等,但就是不能接受羞辱。  在SM的状态中,不能完全放弃自尊和人格,就无法达到完全投入的境地,无法享受到SM的精髓。  心灵的征服才是真正的征服,精神的屈服才是真正的屈服。  能受刑的未必能受辱,能受辱的就一定能受刑。  没有心理羞辱,S不过是M体会快感的工具。有了心理羞辱,才能达到精神征服,才能实现生活方式的SM。  题记二:羞辱是什么?  羞辱是SM的精神根本,无论何种刑法、何种形式,都是要达到羞辱的效果,从而引起心理上强烈的刺激,继而引发生理上强烈的感动,达到性的快感。完全的性快感是可以让人放弃一切的。  羞辱的办法很多:语言羞辱、服装羞辱、行为羞辱、生活方式羞辱等。无论你采取什么方式,都必须要在奴隶的内心里引发羞辱的感觉。  (一)  对于我的M,我总是不能使她达到完全服从的状态,当我意识到这是她心理尚有自尊在作崇的时候,我便决定用羞辱打击她的自尊。在昨天的进行龟甲缚之后,我便对她说,明天我们演戏,“我演一个警察,你演一个妓女”。她娇羞不语,我知道她已经在心理向往之了。  白天,我把审问记录设计好了,所有问话前一律加上淫妇二字。其中问到淫龄多长,日接待嫖客数量,最多同时接待嫖客数量,一次淫资多少等等问题,极尽污辱之能事。晚上,把她双手后缚吊,考虑 到时间可能较长,只叫她足跟离地,又把脚叉开踮着脚分别绑在两侧的钩子上。当我把我设计的讯问记录给她看时,她的眼泪立刻就下来了。我开始问第一个问题:淫妇姓名。她垂头不理,我的鞭子不得不落下来,左边的臀出现一条红色的隆起。几鞭之后,她哽咽着说:你不是都知道吗?没法再深入下去了,我只好写上了她的名字。第二个问题:淫龄几何?不回答。鞭打,打一鞭问:一年?,再打一鞭再问:二年?直打到十六鞭,她叫一声:行了。行了就行了吧,才三十岁的人,总不能生来就是淫妇吧。几十鞭下来,她早已哭得一片糊涂,垂着头,眼泪混合着鼻涕在鼻尖一垂一尺来长。第三问题:日接待嫖客几个,又出现了同样的结果。第四个问题:累计接待嫖客多少?一鞭代表一百个,打到四十多鞭M的腿已经发软,也只好做罢。我的M的左侧屁股已经红肿, 我一抚摸她就吸着冷气扭着身子躲。  我没法进行下去了,这不是警察审妓女,而是特务刑审女英雄了。我没有料到,我的M自尊心这样重,根本不配合我来扮演一个妓女的角色。我找到了M不十分服从我的根源。心灵的征服才是真正的征服,精神的屈服才是真正的屈服。  能受刑的未必能受辱,能受辱的就一定能受刑。  没有心理羞辱,S不过是M体会快感的工具。有了心理羞辱,才能达到精神征服,才能实现生活方式的SM。  即然没法进行下去,我也只能对她的挣扎视作不见,一会儿,她便挣脱了手上的绳子。帮她擦掉眼泪,按摩一下酸痛的胳膊,她扎在我怀里又哭上了,你竞敢真得打我。是的,每次鞭打,象征性的居多,真正落上去的没多大力度,而这次,我有点急功近利了。  安抚一番,上床,跪式后入式性交。我一边大动一边揉扭她的左臀,娇喘连连,呼声带颤,她又一次进一步体会到了真的疼痛的快感。事毕,问她还痛不,答曰:不太痛了。我知道她的心理耐受力又提了一层功力。之后,无法入睡,相拥而卧,看前两天下载的蜘蛛,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被虐得泪水涟涟鼻泗横流。我笑她,你比她哭得还惨呢。大羞不语。  边看边进行开导:也不过是和你说好了要演出戏,说声:“是,我就是淫妇”还能死了人吗?总比受皮肉之苦强吧。她诡辨:我就是想看你敢打我到什么程度?我说:不是你愿意叫我打才有意不说的吧。她打我一拳不语。我明白了,明天接着进行会顺顺利利的了。  第二天,海老缚不能达到目标  再次开始前,我与M进行了一次倾心长谈。我说:我不是要给你痛苦,我只是要你服从。不是全日制(7/24)的服从,而是工作之余只有我们两个人时的服从。强制不是目的,痛苦不是目的,只不过是手段。再就是要打破心理的障碍,与我在一起时不要有什么自尊,嘴巴顺溜些叫说什么就说什么,让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就可以了。  之后,进行海老缚,我一边抚摸着她手足,一边教她叫我主人,她凛然不理,我不得已又举起了鞭子。左臀已红紫不能再打了,右臀也不忍下手。我知道鞭子很难叫她屈服,一鞭子下去就没法交流了。  我打开录相,放一段sm。一个女奴爬在男主脚下,舔着男主的脚,用脸磨擦男主的腿,嘴里说:主呀,求你赐奴几鞭吧,眼里的狂热象是邪教信徒。男主慢慢 地品茶,不为所动。一杯水下去,突然放下手中的茶杯,抓起粗大的蛇鞭,一下接一下的抡到女奴的屁股上,一条条红色的隆起出现了,一会儿成了片,又一会儿便渗出了血。那女奴咬紧牙吸着冷气,脸上却现出满足的神情,那样子,仿佛是信徒忍着最后的苦等待神降临的满足。  一个小时过去了,录相演完了,我摸M的胯下已经湿了。但她依然不肯说那几句话。再看手足,已变得红紫,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解开她为她按摩手腕脚腕。她倒在我腿上,说:你强迫我就不说,到我想说的时候我就说了。看那副委屈的样子,不由性起,拉着她双手背于颈后,背入式做了起来。手上拉得紧,下边顶得急,一下下仿佛要把她挤烂。转机就在高潮将至时出现了,“**主人,用力C吧,我是你的狗奴”,我大喜过望,M把对我的习惯称呼加上主人二字叫了出来。手上加力,身下猛顶。一遍又一遍,她叫得越来越顺溜了。我又趁机教她其它说法,她也一一说了出来。  事毕,再进行应答训练,一叫一答,已然稔熟。叫她摆尾巴,她反问没尾巴怎么办,我就说扭扭屁股,她也顺从的摆了摆肥臀。小憩片刻,我又要打她屁股,她不加思索地说:求主人轻 一点。说完去取鞭,我叫她放下,示意她用嘴叼过来,她费了很大的劲叼起来送了过来,并且把屁股掉过来横在我面前,我只轻轻打了一下就紧紧地和她拥抱在一起。  早上醒来,抚着她的光洁的皮肤和臀部的硬块,觉得是切都是新的,屋子亮堂了,床具干净了,M漂亮了。我吻了她一下,说:狗狗早上好。她说:**主人早上好。白天了,角色结束了,今天过大年了,好一个大年。  M是需要爱的,鞭打强制不是最后的解决之道。对于M我们尤其要讲信用。角色之前设计好脚本,不要无限度的延长时间,不要无限制的加大强度。角色结束的时候,还是正常的生活工作,我们没达到每天丰衣足食, 不用工作只进行游戏的生活水平。在双方预知的限度内,你就尽情的玩吧,我相信一点:我的M一定会不断的超越自我,增加耐受力的。  今天的除夕夜,我还有好节目,明天告诉你吧。  (二)  哈哈  这两天我的M乖得象猫,口甜得象抹了蜜,一口一句:请**主人……我吧。其温柔和服贴之态前所未有。  早上起来,爬到我身上,展示出光滑的脊背,让我鞭打,无论打得轻重,打一下吻 一下。一年中难得的不要工作的几天,又有这样的乖奴儿相伴,真是幸福至极。  可惜我的M下身有那个事,下面的事全停了,不过她答应两天后来个全日制的,我提议是紧缚囚禁,她又加了鞭打和浣汤。好吧,大家期待我的好消息吧。  孙子说:令之以文 齐之以武。就是说:以温和的方式教导,用强制方法的使之规矩。温和与强制,缺一不可呀。这是我对这几天成就的总结。与广大虐友共勉。女奴, 调教, 羞辱

登录 后发表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