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的捆绑惩罚

2021-06-14 15:30发布

我家隔壁的小欣姐姐比我大兩歲,我們從小就像親姐妹一樣經常在一起。兩家父母之間的關系也很好,所以我經常到她家里玩。由于家庭條件的限制,她前年中專畢業以后就進了工廠,而我還在讀書,并且准備考大學。  記得去年春天的一個星期日下午,我和往常一樣到她家里玩。小欣姐姐正在她自己的房間里看電視,見我進來略微有些不太自然,馬上關了電視,和我聊起天來.  我們聊著聊著,小欣姐姐忽然問我:“最近學習怎兮芊H”  我說:“七月份就要高考了,最近正在緊張地復習,可不知怎云滿A我的精力老是集中不起來,釵h東西怎中]記不住,感到學習的效率太差了。”  小欣姐姐說:“還有三個多月,一定要抓緊呀,我給你介紹一種能夠迅速地提高學習效率的方法好嗎?”  “那太好了!蔽腋吲d地說。  “不過這種方法比較特別,你可能要吃一些苦,你愿意嗎?”  “考上理想的大學是我夢寐以求的愿望,為了這個目標,我什兮邞滬W都能吃!”我堅定地說。  “那我們先看看片子吧。”小欣姐姐說著打開了電視機,開始播放光盤。原來那是一張介紹古今中外校園里體罰學生手段的光盤,除了中國傳統式的打手板、夾手指、鞭背、打屁股、跪搓板等等以外,還有不少英美、日本的體罰學生的鏡頭,外國的大都是以脫光衣服打屁股為主,而且挨打的學生大多是女孩子。每種體罰都有使用刑具、受罰體位與姿勢、施刑方法等等詳細的介紹,然后是一個或几個學生受這種體罰的鏡頭。  我從頭看到尾,有點莫名其妙地問:“接受體罰能夠提高學習效果?”  “這已經被歷史和釵h學生的親身經歷証明了!中國從古代就有“板子響,學問長”的諺語,釵h家長甚至學生本人為了能夠迅速成材,也希望老師嚴加教管、適度體罰,只是與目前的教育制度不符罷了。”  “那可是我們學校里沒有體罰,我怎允窶{呢?”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幫助你。”  “你是說要在我身上使用光盤上的那些刑法?”  “你先別急,我是說我們可以試試,你想我能夠害你嗎?”  憑著我們多年的交情,我深信她不會害我,而是真心實意地想幫助我。  “實話對你說,我也正在學英語和計算機,准備將來跳到理想的外企工作,我堅信接受體罰會對學習大有益處,我已經悄悄地自己練習了兩個多月了,自己打手心、自己打屁股,我都試過了,效果挺好的,但自己打不方便,咱倆關系這丹n,又都是女孩子,要是能夠互相體罰該多好呀。”  聽小欣姐姐這六﹛A我有了主心骨,“那就試試吧!”我說。  我們先從最簡單的打手心開始吧,你先打我,如果你愿意,我再打你。說著她從抽屜里拿出一把竹尺,遞到我手里,然后平伸開左手說:“你就按照剛才看到的方法,狠狠地打五十下吧。”  我知道打手心是一種很普遍的體罰,從小說、電影里經常看到。但現在要讓我打別人的手心,還真有點不忍心下手,望著小欣姐姐白嫩的手心,板子就是打不下去。  “你快點呀,狠狠地打!”小欣姐姐催促著。看見她期盼的目光,我只好像光盤里那樣,用左手握住她的四個手指,扳開手心,右手掄起竹尺打下去。開始的几板我打得不重,怕她受不住,可是小欣姐姐一直在催促:“重點呀,再重一點,狠狠打好了!”我只好不斷地加大力度,我看到小欣姐姐的手心越來越紅,大約三十几下以后,已經紅成一片,并開始腫起來了。我停下來說:“我不敢再打了。”  “你知道為什仇o種體罰如此普遍?除了使用方便,無論男孩女孩都可以隨時使用外,最重要的就是手心的神經分布較多,打手心的過程實際上就是對神經強烈刺激的過程,神經受到強烈的刺激才會調整人的精神狀態,達到事半平羲漸堛滿C達不到一定的強度,等于白費。所以請你不要心疼,在我的右手上重重地打五十下!”  小欣姐姐又遞過右手,我見她這什磼w、這什黤菕A就算是幫助朋友圓夢吧,也應該很好地滿足她。我狠下心來,抓住她的右手,用竹尺狠狠地一口氣打了五十下,打完她的手心已經是紅腫交加了。我看到她的臉上雖然有一些痛苦的表情,但是卻很滿足。  “你愿意讓我打你的手心嗎?”  “當然!我也要體驗一下。”我毫不猶豫地伸出了左手。  “你今天是第一次,我只打二十下,但我可是狠打,不會心疼呦!”  “我會堅持住的,你放心打好了。”  小欣姐姐抓住我的手指亮出手心,我還沒反應過來,這第一板子就重重地落在了手心上,一陣疼痛直鑽心里,我不由的皺了一下眉頭。兩下、三下、四下、、、、疼痛一陣陣傳來,我咬緊牙關默默地忍受著。看到自己的手心逐漸發紅,我扭過頭去,心里想我不能丟臉,一定要挺住。二十板子終于打完了,看看自己的手心雖然紅了,但和小欣姐姐比還是要輕多了。  “如果你忍不住,右手就不打了。”小欣姐姐說。  “你太小看我了,連這點苦都受不住,怎中z大事呢?”我又伸出了右手。  當右手手心也被打了二十板子后,我如釋重負般地長出了一口氣。“雖然很疼,但咬咬牙還是完全可以堅持住的,鍛煉几天以后我也和你一樣,每次重打五十下。”我說。  “以后我會給你慢慢加重,堅持一段時間肯定會有效果的。不過打手心到一定強度就受到限制了,因為再打下去手心嚴重紅腫,干活、寫字都會成問題,所以明天我們練習打屁股,可是要脫掉褲子打呦。”  當天夜里我失眠了。手心被打過以后,心里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象既興奮又舒服,以前從來沒有這種感覺,看來通過體罰刺激神經還是有一定道理的。小欣姐姐明天要打屁股,而且是脫掉褲子打。我和她經常一起去洗澡,在她面前脫下褲子我倒毫不在乎,可是當板子重重地打在光屁股上的時候,我能夠受得住嗎?

        愉快的體罰(二)  第二天好容易盼到放學,回家后我沒進自己家門,直接去了小欣姐姐家。她已經下班回來了,開門后神祕地把我直接帶到她的房間。  進門后我發現不大的房間中間放著一條木工凳,一看就知道是趴在上邊打屁股用的,因為光盤里就是這樣打的。小欣姐姐關好房門,拿出几樣東西,有一條二尺多長的竹板子,一根手指粗的藤棍和一條牛皮帶。“刑具我都准備好了,也試過了。”她說。  “你爸爸媽媽回來怎凶魽H”我問她。  “他們今天到奶奶家去了,要很晚才回來,所以我才去前樓做裝修的木工那里借了這條凳子,平時我都是站著或趴在床上打。當然還是我先示范了,你輪流用這几樣刑具各打五十下。”她把刑具遞到我手里,就開始脫衣服。上身只留一個胸罩,下身則全部脫光,然后趴到凳子上邊,把屁股的肉放松,說:“開始吧!”  我注意到她白淨的屁股上面好象有淡淡的紅痕,就問她:“這是怎中F?”  “那是剛才你沒來時我自己的杰作。但自己打不狠,請你好好地打,你可不要手下留情啊。”  我望著小欣姐姐赤裸的肉體,想想昨天打手心的感覺,心里想打屁股也陳鉞鳩畯戔a來更大的愉悅吧,我毫不客氣地掄起竹板,往她的屁股上打了下去。  啪!隋著清脆的聲音,小欣姐姐的身體微微顫動了一下,她還是像昨天那樣:“重點呀,再重一點,狠狠打好了!”我狠下心來又一下接一下地往她的屁股上打下去,啪!啪!啪!啪!...... 隋著竹板接觸皮肉,她的身體輕微地一下下顫動,屁股上爆起了一片又一片的紅痕。我盡量讓板子分散一些,每次下去落在不同的地方,否則我真怕把肉皮打破了。五十板子打完,她的整個屁股已經通紅一片了。  “用藤鞭抽吧。”她說。  我又拿起了藤鞭,一下接一下地打在她已經紅腫的屁股上。原來藤鞭跟竹板不一樣,竹板打下去是一片紅,而藤鞭抽下去是細細的一道紫痕,我想這刑具肯定更疼,不由得減輕了力度。  “重點呀,再重一點,狠狠打好了!”又是這句話。我只好逐漸加重,五十下藤鞭打得她通紅的屁股上又增加了密密麻麻的一道道紫痕。好容易打完了,她又說:“接著用皮帶抽。”  “小欣姐姐,你休息一會兒吧,你先打我好了。”看著她那飽受折磨的屁股,我無論如何也不忍心再打了。  “那也好。”她說著爬起來想坐在凳子上,但屁股剛一挨凳子,又像觸電一樣地站了起來,我想可能是屁股上的劇烈疼痛刺激了她,不禁又心疼起來。  我也像她那樣脫光衣服趴在凳子上,小欣姐姐說:“還是老規矩,今天這三種刑具你先各受二十下,以后再逐漸加重。”她先用竹板在我的屁股上輕輕地拍了兩下,讓我有個心理准備,然后我就聽到竹板帶著風重重地落在了我的屁股上,我一下子疼得差點沒從凳子上掉下來,兩條腿不由得從凳子兩邊落到了地下。我趕緊重新趴好。第二板子打下來時,兩條腿又不由得落到了地下。小欣姐姐說:“你這樣很危險的,不怕凳子邊把你的腿磨爛了?”我說:“我知道了,一定拼命忍住。”第三板子顯然已經減輕了,但我還是沒有能夠忍住,腿又滑了下來。我不禁暗罵自己真沒用,這點苦都受不住。忽然想起看光盤時有把學生綁到凳子上挨打的鏡頭,就說:“小欣姐姐,我現在趴好,你把我的身子綁在凳子上打吧。”  “那我們試試。”她用一根繩子,從我的腰部捆緊在凳子上,又用一條布帶從腳腕把兩腳也捆在凳子上。“腿彎處再捆一道。”我說。她又找出一條腰帶從我的腿彎處也捆緊,然后重新拿起板子照屁股上抽打起來。這一回盡管我的身子隋著板子的起落在劇烈地扭動,但下半身卻一點也不能動了。  二十板子打完,小欣姐姐又拿起了藤鞭。她屁股上的一道道紫痕又浮現在我的眼前,這刑具肯定更疼,我立即屏住呼吸,咬緊牙關,准備接受那一下下的劇烈疼痛。  不知道是剛才那二十板子已經把屁股打麻木了,還是小欣姐姐不忍心重打,藤鞭落在屁股上雖然比竹板更疼一些,但也不是疼得不可忍受,這回我的身子不像剛才那樣劇烈地抖動了,而且掌握了藤鞭抽下來的間隔規律,快落到肉上時就咬緊牙關,基本上比較平穩地挨完了這二十藤鞭。  “你也休息一會兒吧。”小欣姐姐說。  “已經捆好了就一起打完吧,我能受得住。”我說。  “那好吧,我稍微輕一點。”說著她拿起皮帶對折了一下,把兩頭合在一起握在手里,掄起來就往我的屁股上抽下去。可能是皮帶接觸皮肉的面積較大,每一下疼痛好象都是分布在整個屁股上的,而不是像竹板和藤鞭那樣局部劇烈疼痛的感覺。這種疼痛我覺得還好忍受一些。小欣姐姐可能是想讓我充分感受到受刑后的興奮,她這二十皮帶應該說抽得還是夠狠的,我覺得整個屁股都被抽得腫脹起來,我開始擔心會不會被她打破了。  二十皮帶抽完,她解開了捆綁我的繩子和皮帶,我想坐起來,可屁股剛一挨凳子,一陣鑽心的疼痛直刺到心里,我立刻光腳跳到地下站起來,對著鏡子看看自己的屁股,發現只是有些紅腫,并不是很嚴重。“還好嗎,不像想象的那樣皮開肉綻的。”我半開玩笑地說。  “我怎仄|忍心把你打成那樣呢?”小欣姐姐說著又趴到凳子上,“現在你接著抽我吧。”  有了自己的切身體驗,再加上我知道小欣姐姐比我能夠忍受得多,我掄起皮帶來就不象以前那切x戰心驚了,而是一下又一下結結實實地抽在她的屁股上。我看到小欣姐姐的身子一動不動,臉上也沒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就抽得更狠了。到后來屁股上已經看不到板痕和鞭痕,變成了紫紅一片。等這五十皮帶抽完,不知小欣姐姐疼得如何,反正我是覺得手臂都酸了。  我們穿好衣服,小欣姐姐對我說:“你今天晚上肯定會有新的感覺,回去慢慢體驗吧。”  果然,這天晚上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做作業好象也特別順利,全部結束才八點多鐘。屁股早已不疼了,但我還是想早早關門睡覺,其實是想再好好看看屁股到底怎兮豸F。和爸爸媽媽道過晚安,我鎖住房門,脫下褲子對著鏡子看,紅和腫都已經消下去釵h,摸上去也不怎仁k了。怪不得全世界都把打屁股作為一種懲罰手段,原來打的時候很疼,打完以后很快就會好了,并不可怕嘛。不知怎云漣琠艙M高興起來。

      愉快的體罰(三)  這天晚上我睡得很香。一覺醒來,覺得屁股一點也不疼了。爬起來再照照鏡子,已經看不出什中F。我放心地上學去了。  從那以后,我几乎天天都要去找小欣姐姐。我們輪流使用打手心、打屁股互相進行體罰,共同感受那經過劇烈疼痛以后隨之而來的愉快感覺。一個多星期以后,我完全適應了,主動要求和小欣姐姐受一樣數目的體罰。在挨打時,慢慢地并不覺得很疼了,更重要的是打完以后的那種特殊愉悅與滿足感深深地吸引著我。我發現,受的疼痛越多,我的精神狀態就越好,學習上也逐漸感覺到輕松了,記憶力也有所提高。所以我漸漸地認為,接受體罰是我身體的一種需要。  過了兩個多星期,我再次到小欣姐姐家時,她告訴我這几天不能打屁股了,她不太方便。我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因為我也有這種時候。  “那我們就打手心好了!”我說。  “光打手心好象還不過癮,我們再玩點別的花樣吧。”  “玩什予O?”我猛然想起那張光盤里有讓學生脫掉上衣,用鞭子抽打脊背的體罰。還有把胳膊平放在桌子上,用竹板抽打上臂的體罰,就說:“我們也象光盤里那樣抽脊背、打胳膊,怎兮芊H”  “我也想到了抽脊背,但打胳膊倒挺新鮮,別的地方好象沒聽說過,我們先試試,好嗎?”  我們兩人立即都脫光了上衣,把胳膊平放在寫字台上,這樣一來上臂靠近肩膀的一塊皮肉就鼓起來了,摸上去軟軟的。小欣姐姐突然大叫道:“我明白了,這塊肉原來就相當于上肢的“屁股”,當然是進行體罰的好部位了!”  我們拿出竹板,小欣姐姐還是讓我先打她,但是我說:“怎仁鄏悇O先打你呢?這個部位咱們誰都沒打過,今天就讓我先來做實驗吧。”  小欣姐姐同意了。我先把左胳膊向內彎曲,上臂穩穩地平放在桌面上,小欣姐姐站在我身后。  “我先試打几下,忍不住就告訴我。”說著她就在我的胳膊上打了几板,但是下手不太重。  “重點呀,再重一點,狠狠打好了!”這次是我說的。  “你也學會這句話了?”  “當然了,像你那樣跟撓癢癢一樣,一點也不痛快,這種小板子重打我也起碼能挨一百下,”嘗受了几下之后,我脫口說出了當時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大話的話。  “那我們每次就打一百下吧,我可要加重了啊。”小欣姐姐說。  “放心打好了!”  說實話,隋著板子的逐漸加重,我感到胳膊上的疼痛也越來越劇烈,到六十下左右,好象真的要堅持不住了。但既然已經說了大話,還是咬牙忍著吧。說也奇怪,當我下決心要戰勝一陣緊似一陣的劇烈疼痛時,倒好像板子打下來并沒有原來疼了。我終于一聲沒圻a挺過了一百下。  打完后我看看上臂,通紅一片,表皮好象都厚了釵h,大概是腫了吧。我故意滿不在乎地說:“沒有什丑A完全受得住,打右邊吧。”然后轉了個身,把右胳膊彎曲平放在了桌面上。  也可能是已經熱身適應了,右邊胳膊同樣也是重重地一百下,可我覺得沒有左邊疼,也不用向左邊那樣下那中j的決心才能忍住。雖然也有撕心裂肺的感覺,但堅持住是沒有問題的。我又順利地挺過了一百下。  “打過你我就知道了,我自己受這種體罰根本沒問題。”小欣姐姐說完,就把竹板遞到我手里,自己平伸左臂做好了挨打准備。  我知道她的脾氣,所以也就掄起竹板,毫不留情地往她的胳膊上打去。小欣姐姐的這塊肉軟軟的,再加上她放得很松,隋著板子的接觸很有彈性地顫動著,并且逐漸發紅。我忽然覺得我這樣打她也是一種享受,使我心里癢哄哄的,非常舒服。那丹o會不會很痛苦呢?我仔細觀察她臉上的表情,好象并沒有痛苦的痕跡,倒好象很得意。于是我更加放心地狠狠抽打了,打滿一百下,我發現她的皮肉紅腫得沒有我厲害,看來她確實比我經打。  換了右胳膊以后,我的板子下得更狠了。一面打一面欣賞著她松軟的皮肉隋著板子的節奏有彈性地顫動,非常迷人,以致于到了一百下我還沒有停下來,仍然不停地抽打著。小欣姐姐也不妙臐A仍然默默地忍住疼繼續挨打,直到我自己發覺已經超過了時才猛然停下來。  她笑著說:“你還真打上癮了,多打了我十八下!”  “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像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孩,不好意思地緊張起來,不安地望著她。  小欣姐姐可能是想緩和一下氣氛,或者是我的表情和我赤裸的上身刺激了她,突然一下把我從腋下抱住,用雙手食指從兩邊撓起我的腋窩來。  “那我就要懲罰你!”她笑著說。  我癢得大笑起來,一下滾到她的床上。乘她不備我也猛然把手伸到她的腋下,用力地撓起來。兩個光裸的身子抱在了一起,在床上滾來滾去,大笑不止。  正當我們滾作一團時,突然電話鈴響了,是小欣姐姐的媽媽打給她的,說今天是外公生日,全家要去祝賀,爸爸媽媽下班后直接過去,讓小欣姐姐也馬上到外公家去。  “那我們明天再練習抽脊背吧,你不會怕疼不來了吧?”我們穿衣服時她開玩笑地說。  “那可說不定,想想你打人家的那個狠勁,我不定哪天要逃跑了。”  “有收獲總要有付出嘛,有錢難買愿意,你不是也嘗到甜頭了嗎?”  是啊,我們真是自作自受。”

      愉快的體罰(四)  過了一天放學后,當我又興沖沖地跑到小欣姐姐家時,房門卻鎖著,家里沒有人。我只好先回家做作業。那天晚上我先后去過三次,后來她爸爸媽媽回來了,可是她到很晚了也沒有回來。  晚上躺在床上,我心里總不能平靜。本來約好了今天練習抽脊背,這種即新鮮又刺激的體罰到底是什仍??H用什丹D具抽?我到底能忍受多少下?小欣姐姐能忍受多少下?我抽她時還會有昨天打她胳膊時那種迷人的感覺嗎?一連串的問題老在我腦海里盤旋,直到很晚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第二天我又到她家,一見面我就不高興地說:“昨天你到哪里去了?我苦苦地等了你一晚上。”  “昨天廠里臨時加班,我十一點多鐘才回來。不過你別生氣,我給你看一樣東西。”她說著又把我領到她的房間關起門來,拿出一個有一根木柄,頭上一圈綁了二、三十根一尺多長、筷子粗細的空心軟塑料管的東西,就像是老式的布撣子。  “我又看過光盤了,并且研究了一些資料。人的脊背不象屁股那樣皮肉很厚,而且下面分布著脊柱和釵h內臟,打得輕了不夠刺激,打得重了容易損傷身體,這就要在選擇刑具上做文章了。我看到一篇文章介紹了這種刑具,趁著昨天加班,就讓廠里維修間的朋友幫忙做了一個,人家問我干什丰峞A我就說是晾晒衣服被子時撣土用的。我們用這個打,光刺激皮肉保証不會傷著脊椎和內臟。”小欣姐姐興致勃勃地說。  “你都快成了體罰專家了,做出這丹n的刑具。不過昨天你不打招呼讓我傻等,我也要懲罰你,我現在先用這個給你上刑。”我說。  “完全可以,我做的刑具當然應該由我先體驗了。”小欣姐姐說著就脫光了上衣,連胸罩也脫掉了。在是站著抽還是趴著抽的問題上我們又發生了爭議,我看到光盤里是站著抽的,而且上衣沒有完全脫光。而是把衣服從背后撩起來包在頭上,露出整個脊背來抽的。小欣姐姐說趴著抽鞭子容易用得上勁,最后商定還是趴著抽吧,因為趴著即使抽得很疼也不容易躲閃。而且商定今天每人先抽三十下。  小欣姐姐光著上身趴在床上,我知道她喜歡強刺激,又聽說這鞭子不太厲害,就掄起鞭子狠狠地向她的脊背上抽去,啪!一鞭下去光滑白嫩的脊背上爆起一排細細的紅痕,小欣姐姐的身子劇烈地抖動了一下。盡管她仍然沒有岐n,我立即感覺到這一鞭子給她帶來的疼痛是空前的,因為我以前給她上刑時,她的身子從來沒有這兮@烈地抖動過。  “很疼吧?我輕一點好了。”我不安地說。  “不要緊,受得住,你盡管抽吧。”  不是那句“重點呀,再重一點,狠狠打好了!”的老話了,我哪能再忍心重抽呢?接下來的鞭子當然力度減輕了不少,而且我盡量分散開抽,反正脊背的面積很大。但這個鞭子很好用,每一鞭下去,都要在白嫩的肉體上爆起一排細細的紅痕。而且小欣姐姐說得對,趴著抽光是鞭子下落的力度,也是挺狠的,不需要怎丰峇O。三十鞭子抽完,小欣姐姐的脊背從肩膀下面到腰部以上已經是紅紫的一片了。  “抽脊背比打屁股更疼,今天你先挨二十下吧。”小欣姐姐一邊爬起來一邊說。  我本來就為我那冒失的第一鞭感到內疚,怎仄|接受她的這個建議呢?“你受得住我也一定能受得住,你可不要偷懶啊!”我說著脫光了上衣,解下胸罩趴在床上。  小欣姐姐開始抽打了,顯然她下手很輕,但不知是脊背特別敏感還是這種鞭子并不一般,我覺得那一下一下的劇烈疼痛超過了打任何地方。十下左右我又疼得快堅持不住了,這會兒我更后悔不試一下就在小欣姐姐脊背上抽下的那重重的一鞭,她怎仁鄏Y得消呢?現在也應該讓她狠狠地抽我,才能彌補我那種內疚的感覺。想到這里我又咬緊牙關,讓她好好地抽吧。  抽了二十下她停了下來。  “不行,還沒抽夠!”我仍然趴在床上不起來。  “你別 了,體罰超過忍耐限度就會傷身體,我可不想讓你受到傷害。下次再抽脊背,我一定抽你三十下。”小欣姐姐堅決地說。  我知道再磨也沒有用,可是怎樣彌補我內疚的心理呢?“那你再給我上點別的體罰吧。”我說。  小欣姐姐想了想,她說:“疼痛性的體罰今天不要再上了,我給你來點撓癢的怎兮芊H你不是也看到光盤里有刷腳心的體罰嗎?我給你試試?”  我想起在光盤里看到的刷腳心體罰,那是給一個男孩子上的,他光腳趴在凳子上,雙腳被捆緊,用一把豬鬃刷子在他的腳心上刷,男孩癢得哈哈大笑。我的腳心從小就很敏感,被別人碰一下都要癢到心里去,用刷子刷我能忍住嗎?但既然小欣姐姐提出來了,我還是趕緊說:“那好吧。”反正我知道,如果我真的堅持不住,小欣姐姐就不會忍心再下重手了。我脫光鞋襪趴好,腳心向上,等著挨刷。  小欣姐姐沒有找到豬鬃刷子,就用她梳頭的鋼絲刷子代替,在我的腳心上輕輕地刷起來。刷子一接觸腳心,一陣劇癢直鑽心里,在腳心上每刷一下,就好象在我的心尖上撓一下,這種癢我以前從來沒有受到過,不由的把腳往回縮,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小欣姐姐用左手抓住我的腳背,右手用刷子一下接一下地往腳心上刷。我癢得心都快要跳出來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她大約刷了四五十下后,又抓住我的另一腳心猛刷起來。我笑著在床上滾來滾去,但不管怎內u也逃不脫她的刷子,最后笑得我眼眾ㄛy下來了。  小欣姐姐終于停手了。看我笑成這個樣子,她也把鞋襪脫光趴在床上說:“快讓我也體驗一下!”  我也用左手抓住她的腳背,右手用刷子輕輕地刷她的腳心。我每刷一下,小欣姐姐的五個腳趾就向腳心彎曲一下,腿也隋著收縮一下,開始她還想忍住不笑,十几下以后卻再也忍不住了,同樣哈哈大笑起來。刷了一會兒,我又開始刷她的另一只腳心,几十下刷過,她的眼眾熊M也笑出來了。  “想不到體罰還有這什矽釭滿A都要笑死人了。這種體罰實際上也是對神經的高度刺激,肯定也可以起到和其它體罰相同的效果。”我一面穿鞋一面說。  “這就叫‘其樂無窮’嘛!”她說。

      愉快的體罰(五)  轉眼已經到了六月底。近三個月來,我們相互的體罰從來沒有間斷過。各種花樣輪番使用,強度逐漸增加,特別是打屁股每次已經增加到了三種刑具各一百下。由于已經適應了,并不感覺到特別痛苦,打完以后反倒覺得特別興奮,好象屁股天生就是挨打的肉。  已經臨近高考,我的復習准備也進入了最后沖刺階段。剛好在那段時間里,小欣姐姐的父母到外地出差,家里只剩下她一個人了。我就說服爸爸媽媽,干脆搬到她家里去住。理由是她家大人不在,我去陪她做伴,復習末狺]安靜。實際上是想讓小欣姐姐更多地給我進行體罰,通過對我已經很緊張的神經進行強烈的刺激,再助我一臂之力。  小欣姐姐非常理解我,每天晚上都會主動地給我上刑。每次體罰的花樣也不止一種了,只要我愿意忍受,各種刑具她都會不厭其煩地給我使用,盡量讓我得到最大的滿足。  為了盡量不影響我寶貴的復習時間,小欣姐姐一般不再要求我給她上刑了。但是我知道,最近她也在緊張地准備外語考試,有時候也需要刺激一下。所以我也會主動地要求幫助她體罰。我們倆的相互理解與配合,簡直可以說是達到了默契的程度。  奶狺ㄜt有心人,通過三天的緊張高考,五門末狶琩?o了六百二十八分的成績,這可是我原來做夢也不敢想的啊!拿到成績通知單的那一刻,我的略藿亄策茈X。有誰知道在這成績的背后,我除了付出和所有學子一樣的辛苦以外,還做出了多少特殊的付出呀!現在我終于得到了滿意的回報。那種勝利后的喜悅,那種成它Z的驕傲,三個多月來受刑時的痛苦和戰勝痛苦之后的靈感與興奮,真是悲喜交集、百感交加。我把自己鎖在房子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場。這是激動與幸福的略禲A我覺得自己可以算得上是一個成左漱k孩,在人生的道路上已經跨出了勝利的一步。  晚上,我拿著成績通知單去報告小欣姐姐。她也激動地連聲說:“祝賀你!祝賀你!”她的眼睛里含著動情的痕寣A深情地對我說:“每次給你上刑時其實我的心情都很復雜,我真的不愿意親手給你施加了那丹h皮肉之苦,但是為了幫助你成央A我又必須狠下心來這什窗C以后你可就徹底解放啦!”  “你說的不對!”我立即打斷了她。“如果不是真正親密的朋友,有誰會肯這什筒O?沒有這三個多月的磨練,我絕對不會有今天!再說我今后還有新的奮斗目標,這種愉快的體罰我絕對不會放棄!”  “那就隨你了,不過只要你愿意,我一定奉陪到底。”小欣姐姐說著笑了起來。那天晚上,我們又脫光衣服在一起痛痛快快互相體罰了一次,她的脊背腫了,而我的屁股紅了。  錄取通知書來了,當然是我理想的第一志愿。我用自己的積蓄,有生以來第一次以我自己的名義,單獨請小欣姐姐吃了一次慶幼b。  我進入大學以后,由于是住校,只有在星期六和星期日有機會和她在一起。但只要有機會,我們就要在一起進行這愉快的體罰,一起享受這無盡的歡樂。  不久,又傳來新的喜訊:小欣姐姐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連續闖過了外語、專業和計算機三門嚴格的考試和外國老板的親自面試,被一家外商獨資企業錄用了,月薪三千余元。  不光是我們兩個人,就連我們的父母都為我們著實地高興了好一陣子。我們心里在想,你們怎仁鈰鱆器D我們的皮肉吃了多少苦,我們自己為此付出了怎樣的代價啊。  俗話說樂極生悲,想不到遺憾也就隨之而來,小欣姐姐被派往北京培訓半年。  在她准備行裝的那几天里,我借故天天回家,好讓小欣姐姐在這有限的時間里,再多給我進行一些體罰,以后可就享受不到了。我們脫光衣服使用各種刑具互相盡情地抽打,而且還增加了用筷子夾手指、用手擰大腿根內側、用竹板抽打腳心等新的體罰花樣。  在臨行的前一天,小欣姐姐拿出兩包電工充電用的大號鐵夾子,每包有八只。她對我說:“這是我今天去買的,以后我們分開了,在需要的時候你可以自己進行體罰,把那些刑具都留給你。如果環境不方便,你可以用這些夾子來夾自己的皮肉。夾不同的地方產生的疼痛不同,胳膊、屁股、小腿肚子等處疼得較輕,夾脊背、大腿內側疼得較重,夾手心、腳心和乳房最疼。可以根據自己需要的刺激程度來夾不同的部位和調整夾在肉上的時間長短。”那天晚上我們用這些夾子在身上的各個部位都進行了試驗,體驗了不同程度疼痛的感覺。小欣姐姐讓我把八只夾子分別夾到她的胳膊、屁股、手心和腳心上,足足堅持了二十分鐘。而我只夾了十分鐘就堅持不住了,趕緊找借口說:“下次再夾吧,天晚了,我來幫你收拾東西。”最后,她把一包夾子送給了我,另外一包放進了旅行袋。“這是給我自己准備的。”她說。  第二天,我不惜誤課請假專程相送。這除了我們多年的真摯友情以外,當然還有對于我們在一起進行愉快的體罰的迷戀之情以及將要失去這種機會的惋惜之情。然而后者只有我們兩個人自己知道。  “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到那時我們再一起好好玩。”小欣姐姐在告別了送行的爸爸媽媽以后對我輕輕地說。  “我等著你,一切多保重。”火車開動了,我望著不斷向我揮手的小欣姐姐和那遠去的列車,在站台上站了很久很久。  我衷心地祝愿她事業有成,我熱切地盼望她早日歸來捆绑


登录 后发表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