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了我的网络俘虏

2021-06-12 16:15发布

终于又成了单身汉了。环顾这个刚刚安顿好的小屋,我疲惫地倚在沙发的角落里,闭上眼睛,一切好像还定格在昨天下午三点三十分——我和N签字离婚的那一刻!四月的街上,熙熙攘攘的一对对男男女女都让我妒忌。为什么他们如此快乐?如此享受春的浪漫?而我却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变成了孤家寡人。那个在法律上做过我两年妻子的女人,那个与我同床共眠了两年的女人,那个曾经与我海誓山盟、说海枯石烂永不变心的女人,就在那一刻弃我而去了...... 2. 现在,我是我自己小屋的主人。它位于一个老式小区的最里面,隐秘而性感。不知为什么我竟然第一反应是用这样的词来形容它,其实它很破旧,也很脏,以至于雇了三个小时工一起打扫才见到本色。然后自己又跑去花卉市场买了好多花装点房间,都是些不开花的纯粹绿色。说不清什么原因,我忽然开始喜欢不开花的花了,似乎一场失败婚姻让我明白太美的东西总是留不住的,总要破败,不如平静的不招摇的绿可以慢慢欣赏,长长久久。那时我不知道,那种不开花的绿色植物其实蕴含了无穷的生命力,还有对性爱近乎疯狂的渴望。平静的日子过了一个月,生活了无生趣,骨子里被压抑了很久的欲望渐渐升腾起来,我想做点什么了。可是我能做什么呢?大家眼里一个呆鸟能做什么呢?我在抑郁中饥渴着,期待着。我想到了网络。从前上网只是查资料,现在网络成了我消磨时间的工具。东逛西逛,有意无意或是跟随着身体的欲望我开始看成人文学。那些粗俗的让人心惊肉跳的文字,刺激了我的性趣,开始怀念高潮的感觉。有多久没有那种感觉了?几个月吧,我的小屋有过饭菜的香气,有过精油的香气,惟独没有女人身体的香气。我不是随便的男人,也不想让自己成禽流感的易感人群,我宁愿通过视觉的刺激自己满足自己。不记得有谁说过:“能自己满足自己的人是值得敬佩的。”现在,我是如此赞同这个观点。“自给自足”日子过了没多久,我的欲望之窗开得越来越大,我开始想要感官的刺激。聊天室里,要求视频性爱的大有人在,我无法预想自己竟然成了其中之一。我的网名是“一个离了婚的英俊男士”,这引起了很多女人的“性趣”。我知道她们是马上想到了日本毛片,而那与我现实中的身分不谋而合。我无意去骗人,但这个真实的身分却引来了大批女人的关注。3. 已经记不清是从哪个无聊的夜晚开始的,我在一名内行女士的指导下装好摄像头,用文字、声音和图像完成高潮的过程。第一次玩网络性爱游戏时小心翼翼,有些害怕,有些刺激,怕被人发现又怕被人笑,那种矛盾的心理现在想想都好笑。从前听人提起这种虚拟性爱,我还笑人无的放矢,想不到自己竟也沦落到这种地步,有点可怜。可随即我又觉得开心,至少自己完成了一种大胆的尝试,人生多了一种经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那段日子,我隔两三天就跑去聊天室里找人玩视频游戏。其实网络连着的都是空虚无奈的人,大家在人前都有一个光鲜的标签,而躲在屏幕后,就恢复了原始的本性。我有几个固定的伴儿,大家都很遵守游戏规则,只谈性,别无其它。可是有一次出了例外,也是那次例外,让我走进了另一场游戏。例外的主角是一个叫“XMM”的女人。她那天似乎情绪不佳,我怎么用语言挑逗都不行,甚至后来配合身体也起效不大。于是我嘲笑她不行了。她不服气了,说:“有没有兴趣玩个刺激点的?”我问:“是什么?”她说:“SM。”我知道,那是施虐与受虐的性游戏。以前在毛片里看过,觉得很过瘾,却从未流露过自己对其有意。那时,我怕 N会骂我不正常,总是睁大眼睛看清楚,心里有种无尽的快感,但是从不付诸行动的。今天听“XMM”提起,心里又涌起一丝波澜,小心地问:“网上怎么玩?”她见我有意,更加热情起来。说我们可以用语言,用声音,用身体的配合先试试。我就这样被诱惑着,试探着,实践着。那夜,当我完成高潮处的发泄,有种从未有过的放松。忽然间,我迷恋上了这个游戏的刺激,两个陌生人,沉迷于感官刺激里,不能自拔。我有过瞬间的恍惚,觉得自己都没有了成功男士的深藏不露,整个过程都在索求。可是“XMM”安慰我,生命是用来享受的,不要辜负了上帝对自己的恩赐。就这样,我一次次地走进游戏,成为她的主人。每次结束后,她也总是很满足,还会拿出柔情和体贴。我们的谈话竟然慢慢突破了网络规则,开始涉及个人情况。比如职业,年龄,爱好等等。二人游戏持续了几个月后,有一天,平衡被打破了。那夜,我刚参加中秋晚会回来,“XMM”上来了,先是常规的问候和调情,忽然她话题一转,问:“我们玩真的好不好?总是这样太不过瘾了。”我吃了一惊。几秒钟内脑子里涌出很多想法。见面?不好玩吧!一根网络、一个摄像头,我可以不考虑她的年龄职业性格喜好,只要两个人的身体可以通过画面碰撞。可是见面,玩真的,我首先在意的已经不只是那些符号的东西,而是最最关键最最实际的安全。她是干净的吗?虽然两性相吸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这个问号依然很大,很刺眼。而紧随其后的安全则不仅是身体的,还有名誉的。我们在社会上都是受人尊敬的成功人士,如果这种事情被曝光,天啊!离婚已经让办公室里的同事们碎言碎语了,要是这种事情传到她们耳朵里,后果更是不堪设想。不行!我的决定不做了,可她的婉转邀请还是让我有些动摇。那种面对面真实的刺激一定很过瘾,而且她答应都戴面罩......我开始犹豫了。也许,可以试试?“XMM”很兴奋,说好了时间地点和手机号码就下线了,那晚,我们没有在网上做爱。我盯着电脑屏幕,心里空空的,有一点害怕还有一点渴望。时间一点点过去,距离那道防线越来越近,我就跑去卫生间冲澡。哗哗的水声中我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去?还是不去?天平两端的砝码在摇,答案晃来晃去。几乎是跟着感觉在走,我关掉屏幕,穿好外衣,把万圣节时留下的面罩塞到包里出发了。4. 那是个本市有名的五星级酒店,按下门铃前,我已经把面罩小心地戴好并仔细检查了几遍是否有脱落的可能。门开了,我看到那个熟悉的身体被一件浴袍包裹着,头上也戴着一个面罩。呵呵。像是回到了童话世界。想不到那种时候我还能笑出来,好在面罩挡住了我真实的表情,她看到的只是一个红头发的牛魔头。她拉我进门,问要不要洗澡,我说来之前洗过了。“那我们可以开始了,来看看我的装备吧。”她把我带进房间,我看到床上放着崭新的SM用品,显然她是做了准备的。笨手本脚,加上她的诱导,我慢慢进入游戏状态。现在回想起来,那夜真的很过瘾,一丝不挂五花大绑着的“XMM”竟然如此强烈地冲击着我视觉与灵魂,奇特的舒服程度远远超过网络上的虚拟性爱。当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陷进SM性爱游戏的泥沼,不能自拔。又过了几个月,一天,我又去赴约,进门后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女人。“XMM”解释说:“我们今天玩个更刺激的好不好,加一个游戏对象。”就是说一对二?我一面有点不知所措,一面又鬼使神差地满怀欲望。“XMM”看穿我的内心世界,索性说:“先试试,不行再说了。”那个女人也款款走过来,抛着媚眼鼓励我玩她。于是,被裸体捆绑起来的俩个女性都成了我的猎物,任由我为所欲为。她们的确是遵守游戏规则的,甚至可以说是性爱女神。除了游戏过程中在强烈性刺激下的呻吟挣扎,不会有别的举动,开始和结束时也都会有温柔的顺从与抚爱。有时进行过程中,我会恍惚,觉得自己在梦里兴奋着。听人说吃了摇头丸会有那种错觉,云里雾里的,醒来时对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一点都不知道。我也是这样。从那个房间走出来时,我再回过头看,总觉得那扇门把我分离了——门里是肉体,门外是灵魂。为什么进了那道门我会如此疯狂?为什么我会如此享受那样的高峰时刻?刚刚的情景,我从来都是在碟片里看到的,想不到自己竟然也能成为其中的主角!想不通,索性不再想。5. 穿回自己朴素的衣服,我又成了办公室里中规中矩的男士。而推开那扇门,我就是疯狂的游戏男主角。在不知不觉中,我们这个三角游戏进行了几个月,季节也由温暖变得寒冷。冬天来了,我房间里的植物转为暗暗的碧绿,而我的激情也渐渐被时间磨淡了。厌倦了,没意思了。游戏终究是游戏,激情再盛又能持续多久呢?我不想玩了。不知从哪天开始,我不再上网了,晚上就守在家里,看看书,听听音乐,甚至准备一下明天的工作程序。有时回想起前半年的生活,感觉就像梦一样。我一直有种错觉,以为那只是我的前生或是后世,与这辈子无关。很久以后,我偶尔又去那个常去的聊天室,没见到“XMM”,她也消失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还是她也像我一样,顿悟了?一切都过去了。我还是大家眼里的成功男士,而那个游戏,不过是游戏而已。调教

登录 后发表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