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SM捆绑调教体验

2021-06-12 16:12发布

我也可以算是一个青年学者吧,我的职业是从事性心理学的研究,在大学上学的时候我的专业就是心理学,毕业以后我当过教师,也在外国公司做过中层职员,后来又出国到日本、英国的一些学校攻读研究生,并获得了硕士学位,研究的专业始终是性心理学,我对弗洛伊德的学说可以说是情有独钟,因为我自己是女性,所以对于女性的性心理学特别关注,这个课题对于一个青年女性来说如果不是禁区好象至少也容易引起社会的误解,不过我认为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就是要有冲破传统道德禁锢的勇气,我一个青年女性从事女性性心理学的研究应该更加具有相当的优势,最近两年我对女性性虐待的现象有较多的关注,对于性虐待的心理原因和社会原因进行过比较深入的调查和研究,由于传统社会道德观念的束缚,我的研究工作进行得很艰难,为了把我的研究工作进行得比较深入,我自己也利用一切的机会和手段,甚至亲身进行了一些实践和体验,在下面的文章里就是我的一些研究心得和一些体验的介绍。  在一般人的眼中,性虐待对于女性是一种残忍的摧残,是一种非常不人道的{{BANNED}}行为,所以作为性虐待的女性受者都是被QB手段逼迫的,但是实际情况往往并非如此,在日本和许多西方国家,性虐待的现象不但非常普遍,而且往往都是女性自愿配合的,在许多场合性虐待并没有作为一种{{BANNED}}的性行为来看待,而是看作男女之间性交往的一种正常方式,作为性虐待的对象也并不限于女性,许多男性也往往具有接受性虐待的嗜好,不过我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女性的性心理,所以对于女性的性虐待现象研究就比较多一些。  作为女性一方,在接受性虐待的过程中究竟具有怎样的心理状态呢,面对在常人眼中十分痛苦和残忍的性虐待,被接受的女性究竟得到什么样的感受呢?答案是令许多人惊异的,在接受我调查的大量女性对象中,都不同程度的接受过性虐待的经历,其中有已婚的,也有未婚的,有的还是在校的女大学生和教师、职员等,她们在谈到关于自己受到性虐待的经历时,普遍承认自己是自愿的,在我承诺决不公开她们的个人情况后,都能够坦率地谈她们的接受性虐待的经历过程、方式以及体验体会,大多数女性都认为接受性虐待的感受远比想象的要好得多,有的女性甚至承认性虐待已经成为一部分家庭或者其他性活动过程中的一项经常性的内容,有的被调查者认为性虐待作为性活动的一种补充方式确实可以为性活动增加不少激情和情趣,只是这些性虐待的经历作为女性的个人隐私,她们普遍不愿意在公开的场合进行讨论和谈论,在西方相当流行的所谓SM活动,其实就是性虐待活动的别名,在日本甚至出版了大量的介绍SM活动的画册、光盘和书籍,这些出版物不但记录了大量的性虐待的场面、过程。还展示了许多性虐待的方法和道具,在日本和西方不但有专门出售这些道具和书籍的商店,而且还有不少从事SM性活动的类似俱乐部的场所。  我虽然也已经有过一段恋爱经历,也曾经与恋爱的男友有过几次性行为,但是从未有过接受性虐待的经历,虽然我很想亲身体验一下接受性虐待感受,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和对象,因为在一般的男女之间的交往中如果关系还没有发展到真正亲密无间的程度,由女方来提出这种尝试往往会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为了亲身体验这些活动的真实情况,必须寻找一种比较特殊的场合和环境。在日本我在两个我的调查对象的介绍和陪同下我参加了一个SM俱乐部的活动。据说在这个俱乐部中经常性的举行各种SM方式的性交往活动,她们其中一位是已婚的年轻太太,是日本人。另一位是医学院的在校大学生,中国人。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我们已经成为了可以推心置腹交谈各种问题的好朋友。  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在她们的陪同下来到东京银座附近的一个看来象是一个小型歌厅的场所,这里实行的是会员制,她们在交验了她们的会员卡片以后给我也办理了一张会员卡片,进门以后就是一个比歌舞厅小一些的大厅,大厅的周围安排了不少供宾客休息的分隔成一间间单间的火车座,只是在每一个火车座的墙上挂着一些SM活动的道具,这些道具有些是我听说过,但是没有看到过的,有些是我不但没有看到过甚至也没有听说过的,例如有棉绳、不锈钢手铐,皮鞭等等我叫不出名堂来的古怪东西。大厅里面布置得很精致,灯光和音响都很柔和优雅,大厅中间放置了一些比较大型的SM设备,在我看来有些象审讯犯人用的稀奇古怪的刑具,只是这些刑具的制作有比普通的刑具要精美得多,这些东西我看来与大厅周围的布置有些不太协调,不过想来这些东西大概是举行SM活动所必不可少的。  我和我的两个女友就坐在火车座里休息和闲谈,过了一会大厅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看他们聚集在大厅中间一起互相招呼的情形,这些都是经常参加这里聚会的常客,在这些人中间大部分是日本人,也有不少来自香港、台湾和中国大陆以及东南亚其他地方的中国人。后来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多了,两个女友说我们也过去看看吧,于是我也跟着她们一起到大厅中间去了,看到我们过去也有不少的男女宾客向她们两位招呼,她们把我也简单地向大家介绍了,我看了一下在这里的人大概男女各半的样子,象我们这样几个女性来参加的几乎没有,看来我的两位女友今天是专门陪我来探险的,否则她们也一定会邀自己的男同伴一起来的,从我对周围的人的观察,好象一般的教养都还不错,他们和她们互相之间都是彬彬有礼,谈吐也还得体,虽然参加的是以性为主题的活动,但是从表面上看还没有多少淫乱的迹象。  这时俱乐部方面也有一男一女两个好象主持人之类的也参加进来了,大家的谈论也更加热烈起来了,他们谈论的主题倒完全是性生活方面和SM的内容,但是大家的态度非常自然,好象他们现在讨论的不是男女之间极端隐私的问题似的,我渐渐好象听出来,今天他们讨论的主要是捆绑女人和女人接受捆绑的感受和方法的问题,两个主持人向大家推荐一位姓张的先生,据他们的介绍这位张先生在对女人实施五花大绑的捆绑方面具有相当的经验和心得,于是这位张先生就大大方方地走到中间,向大家介绍五花大绑捆绑女人的方法,据他说起来用绳子把女人捆绑起来也是需要一定的方法和技巧的,特别是五花大绑这种比较复杂的捆绑方法,更是需要相当的技巧和经验,于是大家请他当众为大家表演五花大绑的技巧,他当即表示愿意为大家作示范,他提出要在今天参加聚会的太太或者小姐中间邀请一位来与他合作,大家立即表示同意,在表示赞同的人中间有不少是女性。看来这种当众表演或者示范的方式在这里也是经常进行的。  我很庆幸今天终于可以亲眼看到女人被五花大绑捆绑的实例了,因为我虽然从事性虐待方面的研究多年,有关的图片和其他音像和书籍资料收集的也有不少,但是还没有真正看到过真实的这方面的实例,今天可以让我开开眼界了。  但是后来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这位张先生突然走到我的面前非常有礼貌地对我说:我想委屈小姐你来和我合作表演,不知是否可以?由于我对这样的邀请毫无思想准备,一时我窘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几年虽然我研究的是性心理方面的课题,但是我和男性之间的交往并不多,对这个张先生的大胆而又突然的举动我确实觉得有些不知所措,这时我的两个女友不但没有为我解围,反而和大家一起劝说我说,今天在这里的大家都是SM方面的同好,在这里无论参加什么样的表演都是没有关系的,后来我冷静下来一想,我既然有胆量参加这种聚会,接受一下这方面的人生体验也是可以的,况且事实上从我的心里确实也有体验性虐待的渴望,更何况五花大绑这种比较特别富有刺激的SM方式对我更是充满了引诱力,另一方面我对于自己的身材和容貌还是比较自信的,至少自我认为我的形象还不至于让大家厌烦,于是我决定今天豁出去了,我干脆大大方方地对大家说:我虽然也是SM活动的爱好者,但是参加今天这样的活动我确实是第一次,但是我还是非常愿意与这位先生合作来为大家表演,只是如果我配合得不够的地方还要请张先生和大家原谅,大家立刻热烈鼓掌欢迎,于是我为了下面的表演方便,脱下了我今天穿的米色西服外衣,我今天里面穿的是一件西洋红色的短袖羊毛体恤衫,顿时我的优美的身材使得大家齐声赞叹,我准备好以后就走到人群中间,这位张先生再一次向我鞠了一个躬表示了歉意,我也就大大方方在张先生面前背转身子,把双手放在背后准备接受他的捆绑。  说实在的这时我的心里其实非常恐惧和惊慌,因为这种五花大绑的捆绑我过去只是在电视里看见过,不管在古代或者现代,这种五花大绑都是用来捆绑犯了死罪的犯人的,我实在想象不出当我也被五花大绑捆绑起来以后自己究竟会有怎样的感觉,但是为了不失礼,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紧张情绪。张先生这时用开玩笑的口气说看到小姐这样出色的身材我简直不忍心下手捆了,我只得装得非常大方地说现在不用你怜香惜玉,今天你就好好施展你的本事吧。为了调节当时气氛的少许尴尬,我有意笑着和我的那两位女友说一些闲话来掩饰我内心的紧张,随着他的绳子在我的双臂和手上缠绕和绑缚我的紧张的心情倒反而慢慢地平静下来,在捆绑的过程中那个张先生还悄悄地在我的耳边征求我的意见说为了表演的效果能不能对我稍微捆得紧一点,我笑着说完全没有问题,为了完美的展示SM的风范和表演的效果,今天我反正豁出去了,你完全可以随意在我的身上展示你的的捆绑艺术,我今天是毫无保留的来充当大家的模特。他果然又把我已经被他交叉在一起捆在身后的双手手腕又向上提了许多,把绳子也又紧了紧,事实上我已经被他捆得非常紧了,我现在感觉到除了自己的手指还能活动一下,我的整个胳膊和手腕已经完全没有自由了,由于绳子的束缚我感到自己的整个胸部都绷紧了,连呼吸也有些紧张。不过说来也怪我被这样看起来十分残忍地五花大绑着,但是五花大绑捆绑起来以后自己的感觉好象还并不坏,女人的双手平时出于本能具有保护自己胸部的心理,现在突然自己的双手被看绑在背后完全失去了自由,自己的胸部和乳房好象完全向大家敞开了,这种心理感觉我觉得确实非常特别。说实在话张先生的捆绑手法确实十分熟练,捆绑的效果也是十分地好,不但大家对于他的捆绑的手法都表示十分的赞赏和满足,我自己也得到了五花大绑的前所未有的满足和体验,尽管他当时把我捆绑的确实比较紧,我可以看到白色的棉绳紧紧地缠绕在我裸露的双臂上,紧缚我的绳子好象已经深深地陷入我那雪白的手臂肌肤,我的双手和双臂已经完全没有了丝毫自由活动的可能,我的手腕被他的绳子高高地吊在我的背后,除了手腕感觉有些些酸痛和麻木,我却丝毫没有觉得痛苦,我觉得遗憾的是我看不见自己的双手被看绑在背后的情况,现在大家可以尽情欣赏我被捆着的双手,而我自己却只能靠想象来体会自己的双手究竟是怎样被捆绑着的。这一次五花大绑给我的刺激和体验的确是我前所未有的,白色的绳子配合我那西洋红色的体恤,紧紧地捆绑把我姣好的身材充分地展现了出来,我本来就比较丰满的乳房随着身后的绳子紧紧地捆绑更加挺凸在我胸前,而我的丰满的乳房从我的学生时代开始就是我可以引以为自傲的,被捆绑好以后我丝毫没有在这样的场合受到羞辱的感觉,反而十分自豪地根据那个张先生的示意在大家面前转了一圈,以便充分展示五花大绑捆绑的效果,大家对张先生捆绑女人的手法都十分赞赏,同时对我在被五花大绑捆绑起来以后的风采更加赞态不已,我知道我在被五花大绑紧紧捆绑起来以后的形象确实可以令大家折服,五花大绑使我本来就十分动人的姣好风貌展现的更加性感动人,在场的所有的女宾都十分羡慕和折服,所有在场的男人更是看得激动万分难以自持,有的男宾甚至急不可耐地要求在自己的女伴身上进行五花大绑的实验,这一次我确实因为五花大绑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和体验,这前所未有五花大绑的刺激已经使我几乎不能自持,我的乳房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涨涨的奇妙感觉,我感觉到自己的阴部花心中有一股温热的液体在涌出来,我的内裤好象已经有点湿润了,我庆幸我今天幸亏穿的是比较厚实的西服长裤而没有穿我平时比较喜欢穿的短裙。才没有让大家看出破绽。当时已经有好几个人当场就在自己的同伴身上实习五花大绑,不过我知道无论是捆绑的水平和被捆绑起来以后的形象她们都远不如我出色。他们一面捆绑自己的同伴,一面在我捆绑着的身上仔细的观摩,研究我身上绳子捆绑的方法,我也非常大方地让他们左看右看,一直到大家都感到满足以后,那位张先生才给我解开我身上捆绑的绳子。  在捆绑我的绳子解开以后,虽然我的双臂和手腕都有些酸涨的感觉,但是我的心情却十分兴奋,我研究了那么多的女人的性心理,今天竟然自己第一次也充当了一回性虐待的对象,而且自己的感觉还出奇的好,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这样的事实:性虐待确实能够给女人带来性满足和性愉悦,今天我因为被捆绑就已经产生了性冲动的感觉,当然在我初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场合,我不可能随便去找那一位男人来满足我突然来临的性的需要,我在一个人坐在火车座上休息时回想刚才被五花大绑捆绑的过程,我闭上眼睛想象假若我是在和自己心爱的男人作爱时被他赤身裸体五花大绑捆绑起来,这样我的性冲动大概可以达到顶点,同样也可以勾起和我作爱的男人的性欲达到顶峰,这随后的作爱过程将是十分的美妙和满足。我不由得为我的想入非非而感到脸上在发烧,这时那个张先生来到我的面前,再一次对我表示了慰问和歉意,我好象又有些慌乱了,我这才注意到这位张先生其实长得十分英俊,白皙的皮肤加上一双特别容易迷倒女人的眼睛,我想想好笑我怎么会莫名其妙的给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捆了一回呢,看来这SM真是魅力无穷,我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和他交谈起来,在交谈中我得知他的年龄比我大三岁,来自台湾,现在在一家台商公司担任部门经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女友,我对他这样的人会没有女友感到不可能,他坦白地告诉我,和他交往过的女人确实不少,有的已经和他发生过性交往,和他这样的男人的交往过程中SM的过程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他认为这些和他交往过的女人还没有一个可以发展到可以谈婚论嫁的程度就因为种种原因分手了。而我的美丽的形象和出众的风度使得他一开始就选择了我,我听了心里稍稍一动,这个人已经明显表示他对我已经有了好感,不过我想对于这样的男人还是应该保持相当的警惕,在没有对他作深入了解以前千万不能给他一点机会,我就得体地微笑着光听他说而绝不谈论自己的一切,最后他要求我给他留一个继续联系的电话号码,我说我是在日本短期逗留的,目前还没有固定的居所,于是他给我留下一张名片后就告辞了。  我在回到我居住的公寓后,对于今天的探险经历还是十分兴奋,于是我在随身携带的手提电脑上详细的记录了我今天性虐待经历和自己异乎寻常的感受,今天的经历非但没有使我因为恐惧而退却的想法,反而更加引起我接受SM体验的渴望,我想如果有机会我还将进行SM的进一步的尝试。在洗澡的时候我脱下衣服看到自己身上还有刚才五花大绑捆绑时绳子留下的印痕,我不由得又一次产生了性的冲动,我现在确实非常需要得到性的满足,我现在开始真正理解性虐待对于女人在性活动的过程中具有什么样的作用了,我今天的亲身感受的的收获远远超过我几年来纸上谈兵的研究。  原先我收集的用于性虐待方面研究的资料只限于文字和音像、图片,现在我对于那些SM的道具和有关的用品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我亲身参加了那么一次异乎寻常的体验以后,我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到出售这些用品的商店看看,寻求收集一些制作精美的、富有刺激的SM用品,目前我已经收集了二十多种不同的SM道具和有关的用品,除了比较普通的捆绑女人 用的绳子、拇指铐之类的以外,我还收集了中国戏曲演出中犯妇穿戴的大红罪衣罪裙和全套水纱水发以及头饰等等、还有枷锁、锁链。斩条等等,我的一个意大利女友还给我找来一付专门铐女犯人的不锈钢手铐,这付手铐制作精巧,比起普通的手铐要轻许多,那两个铐在女人手腕上的铐环是根据女人的手腕比较瘦小的特点制作的十分小巧,如果没有中间两节把两个铐子连接在一起的钢链,完全可以当作女人别具特色的首饰,我曾多次穿上那一套大红的古代犯妇穿的罪衣,把自己头上的发髻拆散,用那付手铐铐住自己的双手,这种扮演犯人的个人游戏确实可以使自己产生特别的刺激,有几次我还请那几个喜欢SM游戏的女友一起来参加我的这些活动,她们也都急不可耐地穿上我的大红罪衣用我的这些道具来尝试,有朋友帮助就可以把双手用手铐反铐在背后,而且就是铐得比较紧一点也不要紧,因为铐在我的手上的手铐可以有她们来帮我打开,玩这些游戏我们这几个女人都非常兴奋,可惜她们对于用绳子捆绑的方法都不太在行,我让她们在我穿上大红罪衣以后把我五花大绑捆绑起来,但是都远远达不到那天那个张先生的捆绑水平,她们给我捆得松松垮垮,方法也不对,而我在给她们捆绑的时候则比她们稍微好一点,就这样我也对自己的捆绑方法很不满意, 不过通过我们这样的活动,看来女人的确具有某种接受刑具束缚的心理需求,这些道具在闲暇时象我这样的单身女人拿出来把玩一番确实别有情趣,我还有一个制作十分逼真的仿真电动阳具,它的质感和外形都会使女人产生马上把它插入自己体内冲动,我一看到这个东西脸上就会发热,心跳也会加快。其实自淫也是人类一种性的本能,事实上根据调查一生中从未发生自淫行为的男人或者女人几乎没有,只是对于这种事实人们往往只能做而不愿张扬而已,我自信自己并不算是淫荡的女人,但是我也曾经用这个电动阳具涂上一些润滑的油脂以后插入自己的阴道内来获得自淫的快感,这种电动阳具开动起来它所产生的合适的温度和可以调节的振动频率再加上自己用手抽插的动作所得到的快感实在使女人想入非非,我发现随着自己的研究和体验不断的深入,我好象也变“坏”了,变得淫荡了。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因为我也是一个性功能和性情感完全正常的年轻女人,一切女人应有的性的欲望我也都有。  有一天在欣赏和把玩我的那些性虐待的图书资料和性虐待的道具时,我突发奇想,我现在欣赏的都是别人的性虐待资料和图片,要是能够拍摄有些以我自己为模特的性虐待照片,保存下来供自己欣赏那该有多好,我为了工作方便早就购置了一架比较高档的数字相机,只是装扮和拍摄要靠我自己来完成确实无法做到,我的那些女伴比如捆绑之类的水平也实在不敢恭维,于是我突然想到了那位张先生,尽管我对那位张先生不太放心,都是我想如果我叫几个女伴在一起参观,料想他还不至于有什么想入非非的举动,而且如果她们有兴趣的话也可以一起来尝试一下,我打定主意就找出了张先生给我的名片,按照名片上的电话号码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那是他供职的那家公司的电话,正巧接电话的就是他,我本来还有点觉得冒昧,谁知我刚一开口他就猜出是我,听他的口气好象他丝毫没有觉得突然,我就干脆开门见山问他对于摄影有没有经验,他毫不谦虚的说他自认为自己具有中上的摄影水平,我也就直截了当地提出请他来拍摄一些照片,他满口答应,于是我们就商定时间就定在本星期天,我也就把我现在居住的地址告诉了他。打完他的电话,我马上就通知我的几个知心女友,约好让她们星期天早些过来。我也准备了一些食品和饮料之类的东西。  到了星期天,我通知的四个女伴果然早早就过来了,她们听了我的想法以后都十分赞同,也非常兴奋,说如果可以的话,大家都想尝试一番。到了九点来钟,张先生果然如约来到,虽然我和他其实也只有一面之交,可是好象我们之间并没有生疏的感觉,我把他介绍给大家,也向他简单介绍了我的几个女友,他和大家的应答显得十分得体大方,我虽然觉得对我的想法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当面对他直说,,但想到他既然来了,也就干脆直截了当地向他说了我的想法,他听了以后非常热情地说杨小姐的想法其实是很不错的,(奇怪!我的书写到这里,还没有向大家表白过我的姓名,我自信也绝对没有向他透露过我的姓名,而他现在居然连我的姓名都打听到了,看来这个人虽然有他讨人喜欢之处,却也很惹人讨厌。)大家既然都是SM的朋友,经常在一起探讨一下SM的经验确实是很好的,只要各位有所差遣,我随时都可以为小姐们效劳。不知今天各位准备玩些怎样的花样呢?我就先把我的相机拿出来让他看,他看了以后对我的相机赞叹不已,说杨小姐果然不同凡响,不愧是专业人士,连用的东西都是专业水平的,有这样的相机拍出的相片一定妙不可言。然后我又把我收藏的那些道具和服装也拿了出来,他又连连称赞了一番,他说既然今天杨小姐是主人,那就先请杨小姐了选择道具和方式好了,我说我先穿上我的那套大红的罪衣拍几张好不好,大家都说非常好,我就先到里面的卧室去把大红的罪衣罪裙换上,还穿上了一双大红绣花的彩鞋,我走出来大家一看都说漂亮极了,我说就是头上的装扮自己做不好,张先生说恰巧他十分喜欢国剧,是一个道地的国剧票友,而且他还跟专业的国剧化妆师学习过国剧的化妆,而且对于国剧旦角演员的化妆十分内行,于是他说干就干,很快他不但把我的发式做得跟国剧中窦娥的发式一模一样,而且连脸上也涂上了完全是专业水平的油彩,现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已经可以上台演戏了。从我化妆好以后的容貌和身段看来我好象还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旦角演员,  张先生说妆化好了,现在该把你们的那些道具用上了,我就先把犯妇用的锁链套在头颈里,然后再戴上那付我十分钟爱的真正的手铐,让张先生给我拍了几张不同身段和姿态的照片,大家都说不错,张先生说:这几张照片作为一般旦角演员的戏装照片的确是不错的,但作为SM的形象资料来说它完全算不上了,要我说最起码也还是要捆绑起来才多少有点SM的意思,我想了想觉得既然我准备拍的就是自己的SM形象资料,张先生的意见肯定是正确的,就对他说如果张先生认为还是捆绑起来的好,那就捆吧。他说其实就是舞台上的窦娥的重头戏也是在法场行刑的那一场,演员也是五花大绑背插斩条的,不过就是演员的捆绑只是用白布条做个形式而已,但是听说过去在内地也有两位前辈大师是真正五花大绑捆着上场的,演出的效果也是特别的好,只是现在肯这样认真演戏的演员是不多见了。其实杨小姐上次已经对五花大绑有过一次体验了,我可以保证今天的效果一定比上次还要好,而且今天是在杨小姐自己的家里,杨小姐也不会象上次那样紧张。尽管杨小姐上次的表现是那么的得体大方,我还是感觉到了杨小姐当时内心的紧张,比不过我也因此而更加佩服杨小姐的自制能力,可以说象杨小姐这样机智而又冷静的女性现在其实是不多见的。  我听了他的一番恭维,笑着对他说:你也不用给我说那么多捧场的话,其实象张先生这样的男士只是希望能够有机会把我们女人虐待一下,让我们能够多多的给你们充当SM的模特,碰巧我是受了张先生这样的SM 人士的蛊惑,现在也已经喜欢上此道了,所以也才有了我们今天的第二次合作,闲话少说,今天是捆绑也好、装扮也好反正我都听你的,你就赶快动手吧。  于是他也就毫不客气的真的动起手来,用我的棉绳把我如同上次一样,把我又五花大绑捆绑起来,他捆绑得十分专业而又认真,看得我的几位女友十分刺激和佩服。想想也是真的好笑,上次是大家逼着我让他来绑我,还让我紧张的要命,今天可是我自己去请人家来绑我的,这SM可真是了不得。由于我今天是有准备的请他来的,所以我紧张的心理是确实一点都没有了,只是由于被渴望捆绑的心理,当绳子捆上我的身体的时候,那种刺激和冲动还是让我觉得非常激动,在他把我捆绑好以后,我感觉绳子捆扎得如同上次还是那样紧,我的双手又一次尝试到了被紧紧束缚的滋味,再加上我今天还穿上了一身大红的女犯的罪衣,脸上又化了装,头上还梳上了女犯的发髻,我就得到了比上次更加强烈和完全不同的体验,而且这是使我久久难以忘怀的体验。捆绑, 调教

登录 后发表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