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我的心吗?

2021-06-12 16:14发布

本帖最后由 长篇小说 于 2017-11-30 23:41 编辑   春梅从博士生毕业后就留在了大学任教。两年后的秋天,她与苦恋了五年的男友晓东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她身材颀长,曲线分明,体态轻盈。尤其是让人叫绝的是,她长着一双摄人魂魄的丹凤眼,还有通鼻梁,樱桃小口,整齐如玉的牙齿,简直是人间尤物,谁见了谁都想多看两眼。新婚之夜,晓东望着如花似玉的春梅,不知怎样爱伶才好。客人散尽,两人步入洞房。这是一套跃层单元,下面是客厅,楼上是卧室。装修豪华,摆设典雅。满屋的梨木家具,地上铺着红地毯。两人携手上得楼来,脱衣上床,开始作爱。  不知怎的,作爱时,晓东总感觉春梅不特别愉快,心里像有什么隐忧。晓东千方百计地逗她、哄她,她总是笑得很勉强。因为是新婚,晓东不好说什么。可是以后的一连几天,她都是这样。  终于有一天,晓东问她:“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吧?“她说:“没有啊?“晓东又问:“没有?怎么这么不愉快呢?“她说:“这不挺好的吗?“晓东说:“平时是挺好的,可是一作爱为什么就不愉快呢?“她笑了,说:“你还挺心细的。“欲言又止。晓东说:“咱们都是两口子了,你还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呢?“她说:“算了,告诉你你也不会同意。“晓东哄着她,非得让她说出来。她说:“我说出来,你可别笑话我。要不我跟你急。“晓东说:“你是我的妻子,我笑话你干什么?“她告诉晓东说:“我上大学期间,曾经看过一个电视剧,里面有一个镜头:一个骠悍的男人,得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子。他把那女子反绑双手,堵上嘴,然后强奸了。整个过程表现得非常详尽。我从那次看完后,就在心里打下了烙印,没事的时候经常回忆那个镜头,并在心里非常□慕那个女子,充满了向往感。……你能帮我重演一下这个镜头吗?“晓东这才明白她这些日子不愉快的原因,但对她提出的这个要求不太同意。  他对她说:“我这么爱你,我怎么舍得捆你呢?“她说:“没事,我喜欢就行了。“晓东还是不同意,觉得太不吉利。春梅说:“你看,我不愿意说吧,你偏逼我说;说完了吧,你又逆着我。你这人真岔劲。“一脸的恼怒。晓东还是第一次看到春梅这个模样,于是又哄她说:“咱们玩儿点儿别的行吗?“她说:“我就喜欢这一样儿,别的我不感兴趣。“晓东也生气了,说:“你要玩儿这个,你自己去玩儿。反正我腻歪。“她说:“腻歪?你滚!晚上别上我床!“晓东说:“神经病!“整整一周,两人也没作爱。当然,白天两人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在别人面前仍然十分恩爱。只是一到晚上,两人就各睡各的。有好几次晓东哄她想作爱,她都扭过身去不理他。一天夜里,晓东正在做梦,忽听一阵啜泣声。睁眼一看,是春梅在哭。他问:“怎么啦?怎么啦?“春梅也不理他,仍然哭。他似乎明白了,说:“你这人也真拧!玩嘛不好,非玩儿那个?“春梅说:“我就喜欢怎么办呢?你要坚持不同意,咱就……离婚!“晓东一听,知道事情严重了,想想这么好的媳妇因为这点儿小事失去了太可惜,即使不离整天这么别扭也不好,别因小失大。于是无奈地说:“好!好!就依你!“又说:“可是咱家里没有绳子啊?“春梅破啼为笑,说:“我早准备好了。“晓东挖苦她说:“看来你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早就料到我早晚会同意啊!“春梅笑着说:“那当然,我知道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于是翻身下地,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把儿绳子。  这是把儿白色尼龙绳,像筷子那么粗细。晓东坐起来接过说:“我不会捆呀!“春梅说:“我教给你,你先下地。“晓东狐疑地问:“你会捆?什么时候学的?“春梅说:“这还用学?一琢磨不就会了吗?“晓东下了地。春梅说:“你先把绳子打开,我穿好衣服。“说着,她打开衣柜,拿出新婚时的粉红色婚纱长裙穿上,又穿上红色高跟鞋,耳环项链都戴好,说:“来,上镜子跟前来!“这功夫晓东把那绳子也打开了。绳子很长,得有十来米。两人来到镜子前,春梅双手交叉在背后,让晓东捆。晓东说:“怎么捆?“春梅说:“你就把我手腕横着竖着捆就行了。“晓东就捆。捆完手腕,春梅让他再捆胳膊,而后是肩膀、脖子,反复缠捆,最后剩一点儿绳子了,就在背后系一个扣儿。因为不愿意使劲儿,也因为没有捆人的经验,所以捆得很松。捆完后春梅一挣歪,绳子就脱下来了。春梅说:“你这捆的什么呀?你看,都松了!白捆!“晓东只好解开重捆。这一回倒是捆紧了,但是左右不对称,春梅嫌不好看,说:“你认真点儿好不好?应付差事是怎么着?“晓东又重来。这回动了脑筋,想着如何才能对称、不松,又把她五花大绑捆好了。这一次,春梅特别满意,显得很高兴。由于捆得紧,胸脯挺得很高,她的体形显得更好看了。白绳子在粉红色的长裙上横缠竖绑,把她捆得像个粽子。她不但不感觉勒得慌,反而觉得特别舒服,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快感。她让晓东按她描述的电视里的强奸过程那样与她作爱,她想尝尝是什么滋味的。晓东说:“那我不就整个成一个流氓了吗?“春梅说:“咱这是演戏,又不是真的。再说,咱是两口子,谁管得着?“晓东就按她的意思,先脱掉自己的衣服,一丝不挂,然后开始拖她。她拼命挣扎,显得很不情愿,有一瞬间晓东甚至以为这是真的。他就用力拽,她还真嚷。晓东就拿一条新毛巾塞住她的嘴,把她连拖带抱抱到床上,撩开她的纱裙,脱掉她的裤衩,骑上去,强行作爱。总之,一切都按照春梅的吩咐办。春梅此时心里特别舒服,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贯穿了她的全身。虽然手被反绑着,嘴被堵着,但她一点儿也不感觉难受。特别是当晓东的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那一刹那间,她的眼前出现了那心仪已久的电视镜头的画面,顿时浑身都酥软了,身上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遂高兴地流下了眼泪。晓东看见了,以为她不好受,慌忙把她嘴里的毛巾揪出来,问:“怎么啦?怎么啦?“春梅含笑地说:“我今天别提多舒服了,你简直都体会不到。“晓东问:“有这么大的作用?“春梅说:“真的,我不骗你。比抽白面的感觉不次。“晓东说:“我可费了劲啦!“春梅说:“怎么感谢你呢?“晓东说:“只要你高兴就得啦!“春梅就用嘴去亲他。这一会儿,比新婚那一夜要愉快得多,亲热得多,缠绵得多。晓东说:“我也有收获。“春梅问什么收获。晓东说:“我知道这流氓是怎么当的了。“春梅就笑,说:“你可别上外边耍去啊!“晓东说:“那可备不住。我哪天一高兴就上外边重试一把。警察逮着我,我就说是我媳妇教的。“春梅笑着说:“你愿意试就试。反正警察打你不打我。“放完精后,晓东把她扶起来,给她解开手上的绳子。她仍然沉浸在幸福之中。晓东拿过她的手一看,手腕和胳膊被绳子勒得都是红印子。晓东心疼地说:“这怎么说的?疼吗?疼吗?“春梅说:“一点儿事没有。真的!一会儿就好。“晓东心想:“这是一种什么病呢?你说她不正常吧,她博士都毕业了;你说她正常吧,她跟正常人不老一样的。赶明儿我得找本书看看是怎么回事。“后来,晓东通过看书,还真找到了春梅的症结。原来这叫受虐癖,跟以前有过精神刺激有关系。西方有的国家还有这方面的协会,把有这方面爱好的人组织起来,大家彼此根据自己的爱好互相虐待,兴尽而归。在中国,很少有人做这方面的研究,一看见有人喜欢这样,便以为是精神病,而必欲除之。其实这种癖好不会对社会有什么危害。对这种病症的治疗不能着急,慢慢来,给她们以更多的爱,温暖她们的心灵,时间一长,也就淡漠了。晓东通过看书明白了春梅的症结后,也就不再犟着她了,她愿意这么玩就依着她。  以后,春梅在穿旗袍的时候让晓东捆过她;穿连衣裙的时候让晓东捆过她;赤裸着身体的时候让晓东捆过她……每一次这么玩完之后,春梅都非常高兴,表现得特别温柔缠绵,以至于这种方法几乎成为两人作爱的前提。晓东慢慢地也习惯了,就主动捆她,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厚。有时,晚上都拾掇利索了,春梅换上她心爱的华美的服装,或旗袍或连衣裙,让晓东五花大绑把她捆好,连脚也并拢捆上,然后她坐在晓东的怀里,让晓东抱着,一块儿看电视。晓东倒是随意了,想亲她就亲她,想抚摸她就抚摸她,挺惬意的。有时,她让晓东抱着,来到镜子跟前站好,让晓东从背后架着她反绑的胳膊往上抬,像批斗会上对牛鬼蛇神那样。还有时,她让晓东从外搂住她的胳膊,慢慢往前走,像押着上刑场的窦娥。并且,所有这些玩儿的姿势,她都让晓东用自动照相机拍了下来,没事的时候一个人拿出照片来欣赏。  她感到了爱的甜蜜,她尝到了理解的甜果。她觉得自己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人了。  这种状况一直到他们的小宝宝出生,才慢慢地少了。调教

登录 后发表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