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女博士(Sub)的国外SM经历

2021-06-12 17:04发布

SM于我,似乎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了,想来我一直很自我,迄今似乎更甚。算不上一个好奴,但却是一个好M。身在异国,我也没克制自己去了解这里的SM的好奇,经历过了,心也静了。分享给大家看看玩吧。  -----------------------------------------------------------  前天,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我开始了身在美国的第一次SM。正如S所言,他相信游戏完毕两个人都会笑着离开,这次我们两个人都玩的非常得开心。  (一)  说到这里,想先说几句我找S的心理过程吧。  我涉足SM时间不长,只有一年多。来到美国,我并不想再涉足。于是也没去留意到哪里可以进入美国的SM圈子。偏偏有一天遇到一个也在北美的黎家大院的朋友,似乎加了他后还不曾聊天过。那天,与他聊了一会后,他告诉我一个网址后下线了(后来再也没遇到过这个朋友,如果你恰好看到我这篇文字,我在这里表示感谢:))。  曾经,好奇让我走入了大院,走入了SM。如今,去了解美国SM的欲望让我进去了那个网站,发现该网站除了有类似黎家大院的论坛,更重要的则是SM交友。我注册了一个马甲,在自我介绍里随意写了两句话,那众多的爱好选项我都没去理会。没想到,这干干净净的Profile却很快吸引了不少的S。收到一个又一个S的短信。  我在找S么?没有。但却乐于与他们交流一下。这个论坛很多人的资料里都上传了照片,并且都有年龄爱好等信息。其中有些年龄差异太大,也有些太肥太矮或者太黑的看着不顺眼的,我都婉言谢绝了。与其中的几个交换了yahoo的id,感觉美国人大都喜欢用yahoo的im的感觉。  几天下来,我基本只还和4个人偶尔聊天了,而且也没有了热情再去认识新的人。  先说说John。John资料里是在纽约,人当前在国外,是给我聊天感觉最好的S。我英语并不算好,但他能感受我想表达的每句话,即使是很晦涩的句子。他诙谐有趣、真诚,又距离的远,我对他不用设防,和他几乎无话不谈,从他那里我对美国文化和SM现状都认识了很多,我也介绍了中国SM现状给他。如果他在我附近,我想我有一天会选择他来做我的S。事实却是,他远不可及。虽然和他的聊天是最开心的,我却从来没把自己与他对话时放在M的地位,尽管他告诉我和他聊天时希望和喜欢我称呼他sir。看过他一张照片,年轻、温柔的脸,一点都不象S的样子,但我知道他身体里的S血液很浓,换到现实里,我大概承受不起。很感谢他,给过我很多非常好的建议。  好玩的是,剩下来的3个人同在距离我半小时车程的另一个城市。  一个是医生,不知道他的名字。看过他视频,非常帅气的美国人。美国人不太吝啬美好的用语,他尤其如此。他把一切非常好听的字眼用在我的身上,并一再惊讶我的谦虚。他大我两岁,挺单纯的感觉。我喜欢和他聊天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喜欢听他的甜言蜜语吧呵呵,来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他很欣赏我倒是真的,而且只要我点头,他随时就能出现。但,我感觉他并不是一个纯正的SM爱好者,更多的也许是性的成分,他是满足不了我对纯正SM的好奇的。所以,我没接受他的午饭邀请,止于聊天而已。  Scott,这个名字也牢记在了我心中,但想起时总有些说不出的伤心。他是最先给我短信的S之一,他吸引了我。我本以为他会是我现实走入SM的S,与他的交往改变了我不想现实涉足的观念。但我最终与他无缘,连面都不曾见过。虽然这是我的选择,但还是有些心痛。  他的短信里介绍了自己的基本情况,其中我比较欣赏的一句就是:I am the type of person that will take charge and get things done; in life and in the bedroom. 短信里他也附上了自己的照片、yahoo的id,看着一张善良的脸,我加了他。他有着自己的公司,也有一个collared的M。与他开始聊天时,我依然坚持着不会现实涉足的想法。但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一天我开始对他心动。也许因为了他勇于承担的做事风格?本来,他有M,我即使要找S也会希望自己是唯一的吧?呵呵,我是中国人,不算很open-mind的。我从他对自己家人的爱,对M的爱上认为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同时,他很关心我,在各方面督促了我。与他交流了那么久,真正谈及SM方式的时候很少,所以,我迄今依然不知道他喜欢的方式,甚至在答应了给他做M时依然不知道。这不重要,因为他说过,我会喜欢的,何况,在他第一次的短信里,明明白白写着:I live by a motto, "I'll try just about anything once, twice if it doesn't hurt too much(smile)."  我说服了自己给他做M,他要我称呼他daddy,虽然他大不了我几岁。得到我,是他很开心的一件事情,我能体会到他的占有欲。他要我改写自己的资料为有了S,我已经很久没再去网站了,有意义么?似乎没有,但他坚持。我笑,进去改了一下:我不找S,如果你的目的是找M,我不浪费你的时间。他不满意,但我不管,毕竟我还没真正找到归属感,毕竟和他还是陌生人。但我喜欢他的这种占有欲,喜欢他把我看成家庭的一员,如同他的两个可爱的女儿一样重要。终于有一天,他无意的一些话语让我对他增加了信任和敬重,我主动登陆再次改了自己的资料:感谢通过该网站认识了我的daddy dom,与他在一起我很开心,祝福所有人找到自己的幸福。他看到后很开心。  那天,他说他要过来见我,我期待着。一早起来打开yahoo,心想着他快到了吧?意外地发现他在线。告诉我要迟一点才能过来,要去一个客户那儿处理点事情。但去了才知道出了比较大的事情,解决起来要几天的时间。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我理解,也更佩服他,这样高难度的事情都能处理。  偶尔聊天中一个来月过去了。慢慢地看到他时我有了心痛的感觉,我不喜欢听他的道歉,理解他的忙碌,但我决定不再与他瓜葛下去了。当他再次喊我my littleone时,我说,从今天开始我只当你是朋友。一段不曾开始就结束的SM恋情,回想起来我心依然有些痛,想必他也会有类似的感觉吧,他本认为我将是他很大可能要collared的一个。他抱歉伤害了我,但他何过之有呢?是我奢求的太多了。  题外话扯的太远了。没了对scott的期待后,Steve走入了我的视线。他是个开朗的小伙子,和他天南海北的聊天,并没有感受到他的占有欲。他也是最早认识的S之一,所以也知道我still not ready for a real try with a white。但他提醒我如果有一天想涉足,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最好是告诉一个可信的同性朋友,以防万一出了意外后能有人马上知道。和他的聊天是愉快的,他在距离我一刻钟车距的一家公司做程序员,主要工作是解决客户遇到的问题。他有个儿子,又领养了个中国女孩,小女孩有四五岁了吧,他很爱她。这点给了我好感。我是他聊天遇到的第一个亚洲女孩。他想有空请我吃饭,而且他说的很明白,只是午饭,不会有其他,这样的话我推辞也就显得太小气了吧?  我很少上线聊天了。3月初,我上线看到Steve在,打了招呼。他提起了曾经许诺我的午饭,本以为他忘在了脑后呢呵呵。我也许真比自己想象的要勇敢的多,坐在他的车上,竟是很坦然,没有很多想象中的拘束。他带我来到一个叫****的中国餐馆,看起来还不错,谁知道一见门。。。。竟然是一个邻居家的餐馆!!!多少有点尴尬,我这第一次出门约会就被邻居看到了!还真中了一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末为。和他坐在一起的聊天倒是轻松愉快,标准的美国人,也诙谐健谈。天是阴的,心情多少有些矛盾,但体内的渴望却告诉我想去尝试,直觉告诉我他还不会伤害我。回来的路上,他告诉我他决定了,希望能和我成为SMpartner。因为了SCOTT的曾经存在,我有了与美国白人尝试一下SM的渴望,STEVE是个标准的gentleman,我能够信任他。于是,我答应了。应该说,此时的我只是想尝试,想满足自己的SM渴望,并没有真正臣服于他。  (二)  再次和steve聊天时话题就转入对将要到来的SM方式的交流。他是个认真的有点一丝不苟的人。他要我到网上仔细填写一下自己的喜好,哪些很喜欢,哪些能接受,哪些不能涉及,并要我也看一下他的资料。我懒,随便选了几项。一直以来,我总是嘻嘻哈哈的对steve,现在虽决定给他做M了,对他的要求也最终没认真去做。我只告诉了他我的limits,只要不在我的limits内的,我都愿意尝试。当然,为了保护自己,我把limits设定的比自己能真正接受的多了些。毕竟,我不真正了解美国人。  我仔细看了他的自我介绍。失望的是,我看到他是个switch。这点我原来还真没注意过。在平日的聊天中,我从来都是自作聪明,也喜欢逗他玩,但没发现他sub的一面。我是纯正的M,渴望中也想找个纯正的S,虽然他的S成分多于M。  我掩饰了自己的失望,我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如果再让我从头开始去认识新的人,我可没有那热情了。好在,他依旧是他,和他聊天依旧是非常开心的。不像我面对scott时的那种无奈和心痛。本来就是游戏,只要安全,他是否有M的一面和我真的有关系么?没有。确认了这点是由于我想起了我在国内时的主人,他在我心中是非常纯正的S,给我的感觉非常到位,但不是后来也知道他有M欲望么?  本来打开电脑想记录这次training,结果没想到扯了这么半天还没开始呢。  两个人有共同的时间的确不容易,过了一周后,他说下个周四他有空,我答应了他。  直到前一天,他和我确认计划不改变,从他的话语里我看得出他的兴奋:I am very excited!! To enjoy my sweet sunny girl!! Will you be nervous? 我很平静地说,不知道,你不像一个可怕的人。我想,我的回答让他吃惊,"such a steady, confident girl...."他的话里有不安的成分吧?"It will be such fun training you...I hope you are a fast learner. Learn how to behave when with me...or you will get a pop on your ass..."  但一早起来等待他的时间里我的确紧张了。。。在同样的地方我上了他的车,他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发,眼睛直视着我,在他的注视下,我低下了头,害羞、紧张的情绪一并拥了上来。"You must say SIR behind your every answer"他的目光和话语是严厉的,我的心跳加速:"yes sir""good girl",他总是在我顺从他的时候会这么说一句,虽然简单的两个字,让我觉得很温暖。他强调我必须好好地完成他的命令,做的好会给我奖励,做的不好会受到惩罚。路上,他告诉了我在training过程中的safe word,如果我觉得他的做法有些过了不能再加重了,就说yellow,如果太重了不想继续时就说red。"yes sir。"我想,为了彼此的愉悦,我会展现给他一个真实的自我的了。  (三)  十来分钟的样子,我们来到一家旅馆,他很快check in后过来。  把车倒到房间门口,打开后备箱,开始一件件往房间搬东西。我很吃惊,这么多东东!都会是些什么啊?!三个纸箱子,一个非常大的旅行包。一个SM爱好者此时如此真实地站在我面前。他可以称得上一个SM用品收藏家,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些箱子里都是些什么东东。  他拿出一双SM皮靴递给我,这种靴子我只在蜘蛛片子里看到过,要我先去洗手间脱了衣服把鞋子穿上。感觉大小我应该合适,于是接过来去了洗手间。过了一下,门开了一条缝,他递进来两件衣服,一件黑色花边带扣小衫,一件红色皮裙。要我穿好后把上衣塞进裙子里再出来。  听着他在外面收拾东西发出的叮叮咚咚的声音,我越发地开始紧张了。那个自信而平静的女孩去了哪里?刚在犹豫是否保留内衣时,传来他的声音,"NO bra NO pants. You can't come out till I ORDER you!""yes sir"我的声音小而颤抖。站着换好衣服,别说,还挺合身!皮裙稍肥了一点而已。垫了个毛巾在马桶盖子上,我坐下来开始穿皮靴。8号的靴子,我的脚大概是7号或者7号半的样子吧,稍大些,但比小了好。拉上拉链,系好带子,我埋下头去听着他在外面收拾,忍不住的惶恐。用手掌比划了了一下鞋跟的高度,刚才量了一下,大概是20cm的样子吧。好在前面部分也很高,试着站了起来,没发觉什么不舒适,反而有一种人高高在上的感觉了,再继续坐下等待。  "Are you ready?""yes sir"我听到他的问话站了起来,他打开门,我小心地走了出去。看到他已经换了一套体面但又比较随意的单衣。他扶住我的双手,凌厉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很明显,我没有认真完成他的命令,忘记了把黑上衣塞进裙子里了,扣子也没有完全扣好。他看出了我的紧张,替我塞了进去,扣好我没有扣好的衣服领子处的扣子,没过多去追究。  (四)  调教的细节很多都忘记了,但迄今依然感受到的喉咙的嘶哑提醒着我那几个小时的疯狂。美国的房子都是木板的,通常不隔音,但我不管。我只想做回自己。Steve说过,你什么都不用想,就按他的吩咐做就是了不是么?交给他好了,如果他觉得我动静太大,他会给我命令放低的不是么?事实是,他很enjoy我的各种叫声,他从一开始就希望我slut一点,他也不care会被别人听到,反正也没人认识他不是么?  呵呵,这是一种很放松也很enjoy的游戏。既然走了出来,就由它去吧。  他握着我的双手向后退着,一直退到沙发里坐下。  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东东,几个半开的大抽屉里也踉跄满目。我没机会去看都是些什么。他要我站好并背过手去,开始告诉我一些规则。他要我在调教的整个过程里将头抬高,并直视着他的眼睛,如果看到他眼神里有不高兴的成分了,我最好就做点什么去please他了。我喜欢直视他的眼睛,不是因为这是他的命令,而是那双眼睛里包涵的内容,温柔、严厉、爱交互着,流露着的是他的心。站在他面前,他说了很多。  他站起身,穿着这样的鞋子,我几乎快和他一样高了。他取来套在手腕处的黑色皮质Wrist Restraints,细心地整理好我的衣服袖口后为我戴好。曾经给他看过我的几张SM照片,他惊讶于那绳子下的美丽,而知道我喜欢紧缚后也似乎有所不安,怕我失望,想必他很少在绳子上花功夫吧。毕竟,在国内,似乎玩SM就不可能离开绳子,我喜欢绳子,因为那简单的东东可以变幻出无数的花样,带给人各种不同的体验。但我也一样喜欢套在手腕上的这精致的小东东,配着白皙的皮肤,越发地好看。有些遗憾的是,这次调教没有留下照片,我本带了相机,但不知道他是否喜欢为我照相,同时拉上窗帘后,室内的光线很暗,即使照也很难照出实际效果吧。整理了一下我的黑色皱边的衣领后,为我系上了黑皮leash。  此时,呈现在他面前的该是怎样的美丽啊,我看得出他在为我而骄傲!我喜欢这些小东东,方便实用。手腕上的Restraints很方便地在身后连在了一起,于是我失去了保护自己的能力。穿着着高高的靴子,我只能小心站立着。偏偏,他用一只手将我双手握在了一起后拉,我只能将身体和头后仰,开始了呻吟。  他的唇吻了下来。他留了胡须,但不扎,软软的,令人发痒;他厚实的唇非常的柔滑,运用那样的自如;他的舌又那样的灵活。我迎合了他,注视着他的眼睛,享受着这甜甜的吻。他也注视着我,那眼神是温柔的。  他的手指开始在我腿上滑动,继而将裙子褪下,手指上移,碰到我湿湿的私处,"You are already wet! I like it!"看着他的惊讶,我有些害羞。他的手指是那么的灵活,我开始忘我地叫喊并去迎合他。。。他一手挟持着我的双臂,另一只手开始拉扯我私处并不长的毛毛。。。乳头被拉扯。。。另一种痛苦的叫声。。。  (五)  双手背在后面不短时间了吧?他解开了我双手处的链接,转身去取东西,我也转身想看他要做什么,被他阻止。他开始在我头上套东西,扯下来,才知道是一个白色的hood,胶皮的,眼睛、嘴巴能够露出来的那种,鼻孔处也有小孔,但呼吸不通畅。系了一根链子在我脖颈的leash上,"You are my pet."他说。"yes sir. I like to be your pet.""good girl"虽然平日里我有时对他的确挺随意的,甚至还偶尔make fun of him,但在他面前的我总体上还是很sweet的。  "kneel down"终于,我跪在了他身前,他轻拉连着我脖颈的链子,我便只能手脚并用随着他前行了,我乐于做他的pet不是么?何况,如今戴着头套,加上脚上、手腕上的装备,我又如何找回那个娴静羞涩的我呢?  来到房间最里面,他停了下来,双腿夹住了我的头。我喘息着,这卑微的姿势让我兴奋,我晃动着身体,晃动着那圆润的臀,我在想象着这具不属于自己的躯体的美丽,在想象他的眼神。"spread out your legs"传来他的声音,而我,似乎还远在天边,一时竟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直到他的手掌拍打在我翘起的臀部才醒了过来,羞涩地分开自己的双腿。他的手在滑动,他的腿夹的更紧,极度的兴奋又一次传来。。。  随他转身爬回到床边的位置,他扶我站立起来。他坐在床上,20cm的靴子让我觉得自己好高,头罩的存在让我不方便去注视他的眼睛,我便用自己的双手去感知他,我想用touch记下这带给我快乐的男子的轮廓。我的手是温柔的,在他的脸上、头上滑过,接着便开始在他头上按捏,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很享受,他的耳朵也在我手里一点点捏过。我什么时候学会了按摩?呵呵,似乎还真expert!以至于后来他问我是否学过呢:)按摩着他的头,我告诉他我喜欢他所做的一起,享受与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他也毫不吝啬他的赞美与惊讶,同时也开始想占有我:"you can only be mine when you stay at usa""yes sir, I want to be yours""good girl"。  记不得什么时候我曾经想主动给他跪下,而他阻止了我,因为那不是他的命令。他告诉我,在这training过程中我什么都不用去想,我要做的就是follow。他的眼神告诉了我应该去服从,何况,我的血液里是sub,在这个时刻,我也不想过多去自作聪明。  调教中他问过很多的问题,实话说,有些我没时间去反应他的意思,只凭感觉去回答了,而且,有时只回答了yes or  no,而忘记了附带一个sir,每当此时,他的眼神就会提醒我,我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便赶紧补上。Sir,原来在我眼里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词汇,似乎对每个陌生的男子都可以拿来称呼,而今,这个词变成了专有名词,代表了如此深刻的含义。是的,在我喊他sir时我能感觉到内心的爱慕与尊敬。当然,他和我一样是普通人,一个开朗、热情、幽默的男子而已,但此刻,他在我心中,却如此的亲近。  记不得他什么时候起身到了我身后,他的手指又如何滑了进去。但清楚地记得我的身体被他的手指整个顶了起来!!我的身体是酥软的,轻的没有了份量,否认他何以能做到这样!我飘落到地上,不,我还是高于地面20cm的,但那手指却又再次将我顶离了地面!一点不疼,但却在一种疯狂的颠峰,我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但我知道我在嘶叫着,我软倒在他的怀里。  他抱紧了我,那甜甜的吻。。。  衣衫,被他轻轻除去。我赤裸裸地展现在他的面前。我的眼神是骄傲的,但我的脸庞浮上了羞涩的红晕,不,那不是我,只是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玩偶而已。既为玩偶,她就总是可爱的,无论她怎样站立抑或如何弯曲,在他的眼里都是最美的,美的无与伦比。  这perfect的身体吸引着他的眼神,吸引着他的双手。。。他给我戴上了眼罩,他要玩弄,却不想被我看到。。。  (六)  他反握我的双手,推着我。我绷紧神经,在他推动下似乎在跑,或者说在飘,脚下有这么高的鞋跟不是么。  似乎来到了房间的最里面,是洗手间么?不像。难道是他支了铁架子?我不确定。我很欣赏这手腕上的restrains,其上的eyebolts那么方便地就可以链接在任何地方。双手腕上分别挂上了什么东东,他弄好后我发觉是一个金属杆,蛮轻的,我意识到是一种Fixed length straight Spreader,我抱在身上,凉凉的。  他忙活了一会,拉我往前走了几步。手被抬高,分别吊在了一些铁杆上,我用手握住这铁杆。我确定不是洗手间,因为地板依然是地毯,空间也没这么宽敞。他又开始在我鞋子上做着什么。我的感觉告诉我他在把我双脚分别绑到了什么东西上,我只能呈大字型站立着。  他给我戴上了一种口球,是那种Head harness European ball gag吧,球的直径不大,是1.5英寸的吧?材料也很软,戴上很舒服。  他在我脖颈处围了个什么东东,保护用的吧,这样脖子和肩很难受到伤害了。Flogger在我后背上游走,那软弱的皮质,并不让我恐惧。我渴望他用力些,但大概因为了事先曾经告诉他不希望他在我身上留下痕迹,他依然只是轻轻的。  突然感受到打到身上的东东换成了一种paddle,事后才看到是一种有机玻璃的Paddle with holes。力量重了很多,我开始哭叫,后背的每一寸肌肤都开始发红了吧?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是,我现在说不了话了,即使想停下来,也没有办法用safe word的了。他将双手放在我后背上,贴近我的耳边,告诉我如果我想停下来,就连着咳两下。我大概永远也不会真的用到safe word,但我还是得预备一个。  Nipple clamps夹到了乳头上,有些疼。但只是增加了我的兴奋。再次感受到了鞭子,虽然依然是柔软的皮质,但打在身上却开始剧烈地疼。他完全进入了一个S的状态,我只是他手下的猎物。我哭叫,我湿润,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只是一只疯狂的pet。  他的鞭子停了下来,感觉到他来到我的身前,他的舌在我的私处游走。。。  过去了多长时间了?我没有概念。  脚好累,我想移动一下,却动不了,最多只能侧过一些,换个角度承载身体的重力。  他的手指在滑动,继而换成了一个电动toy,我甚至感受不出这toy是什么形状的,质地很舒服,我的身体再次开始颤抖,而当这toy终于滑了进去,并开始肆意搅动时,我再次达到了顶峰。。。  他移去了我的gag和眼罩和hood,也除去了乳夹。我终于能看到与说话了。环视了一下,原来房间里面有一个挂衣服的铁架子,倒是象预先为我们定做的。我的脚并没有被扯向两边,而是用了另一根比较长的Fixed length straight Spreader而已。  我以为他要为我解开脚上的Spreader,但他没有。我保持了沉默,我内心还在渴望,虽然我的脚好累,腿也有些发抖。  "You must tell me if I hurt you"他说。  "No, I don't think you will hurt me"  "no? you MUST tell me if I hurt you! Clear?"  "Clear sir"  他问我有过多少次高潮了?记不得了。似乎自从关了房间的门,我就一直在嘶叫或呻吟。我喜欢这感觉,喜欢这沉沦,我甚至希望就这么永远呆在他身边。  (七)  终于,他把我的手脚都从spreader上解了下来,随他来到沙发里。  他的脸上满是笑容,我也是。我坐在他的腿上,紧紧偎依在他的怀里。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他的裤子换成了一条黑色皮裤,上衣不在了。他问我对他穿什么衣服有挑剔不?"I don't care"我说。我介意的是他的表情,他的命令,对他穿什么,倒真不太在意的了。他欣赏着我赤裸的身体,不断的赞美。我刚要说一点自己不满意的地方,就被他阻止了。"I hope you remember what I said is always right."他给了我自信,和他一起看着这很熟悉的自己,也发觉了往日不曾意识到的一种美丽。  坐他腿上很长时间了吧?他要我下去跪到他面前,做点什么去please他。面对着他,我有机会去欣赏一下面前的这个男人了。多数白人的胸部都有一些毛毛吧?他的不算密,我用手去抚摸,抑或轻轻拔一下,笑着看着他的脸色,轻轻咬他的乳尖。然后开始给他按摩,胳膊一寸一寸地从上往下捏起来,他说我手上力气挺大的,他很享受。胳膊按摩完了,我顺手开始按摩腿,大腿、小腿、脚。。。我不小心歪坐在地上,他顺势把脚伸了过来。。。  他再度让我站起来。  找了黑色胶皮HOOD给我戴上,依然是嘴巴、眼睛、鼻子处可以露出。  我因为有Hood的存在而侥幸,因为看到他拿出了几个gags,但由于hood嘴巴处露出的空间不大,而这些gags无论球状的还是柱状的,都因为太大而不能用。试了几个后他放弃了,找到了一个长长的布条,深红色的,在我口处绕了两圈后扎紧。比起gags,尤其其中两个的球看着好大,我想这布条要舒服多了吧。  带我来到床边,他轻易就把我推了上去,爬在床上,再次受到paddle和flogger的拍打,我也再次陷于兴奋之中。鞭声停了,却感受到凉凉的几滴Grease滴在我GM处,他的手指试图在进入。。。我没有阻止,虽然曾经告诉他,不想涉及anal  play,好在只是手指呵呵,而我的配合也让他非常满意。  偷眼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了皮裤。终于,看到他找了TT戴上。。。他从我身后进入,但手里的paddle依然星星点点地落在我的后背上。。。而当我占了主动时,他的兴奋也达到了极点。。。  (八)  他除去我的gag和hood后,偎依着聊了一会天,他说,我给了他很多的意外,感觉非常的好,要我下床弄点水来喝。  美国人都习惯直接喝凉水,可我就是不习惯,接了一杯递给他,自己却宁愿再忍会回家再喝。  时间不早了,他解开我手腕上的Restraints,我也脱下脚上的靴子,脚有些累,但远不象想象中的那么痛苦。去洗手间冲了一下澡,穿了衣服出来,他已经收拾好大部分东西了。我问有什么要帮的不?于是他把要清洗的东西递给我,这才有机会看今天我曾经使用过的这些东西了呵呵。想看他箱子里都有些什么,没等我翻开他就笑着阻止,说要一点一点给我看,不会让我一次就都看到的:)  箱子都搬回了车里,我回来环视了一下房间看是否有漏掉的东东,发现一块小木板状的东东,问是他的不?他乐了,告诉我那是一个rat clamp,他搬了几下上面的铁丝,发出啪啪的声音,我也乐了,还是很小的时候看到过老鼠夹子的吧?没想到现在又看到了,这SM爱好者也真好玩。他告诉我这东东一般就是吓唬人用的呵呵。  他送我回家的路上又开始在设计下一次training了。。。  后记:  我自己的时间很有限,尤其是写这种私人话题的时间就更有限。玩后的第二天,我将所有我能支配的时间都用上了,才完成了这篇日记,同时,也由于时间限制,匆匆结尾。甚至没抽空上线去问候一句Steve.  接下来是周末,和他不可能交流。彼此过着自己的生活。今天,登陆yahoo看到他的留言:Hey there, sexy girl...still  enjoying very new memories from our fun together...wow...that was great!! Message me soon...我告诉他我写了日记,但是中文的。  "Such a good girl!!I want you to translate...and send to me...is that clear?"他希望我为他翻译成英语。我理解他的好奇,因为,在play完毕他回忆其中的一些镜头时,两个人的印象都有些模糊了,到底发生在什么时候?呵呵,现在写日记时,这些镜头又一一闪现了出来。我答应他会为他翻译,但不会在最近来做这件事情。  "Well, if you find some time...then please....I am still very excited from our time together...you were wonderful!!"他依然在兴奋地回忆。  "when i was writing, everything came before me again and i enjoy once more. me too u r so great"每次写日记都是一个再调教的过程,如果不记录下来,就很难从脑子里除去,所以,我宁愿选择记下。  "Well, so were you...your reactions were so perfect...I was so pleased...you just made me want you more.you make me very proud."看着他的赞美,我也很开心。  "you give me confidence. i am lucky to be with u. i dont need think, just follow and it's easy to do for me"他给了我自信不是么?和原来经历的调教比较大的不同就是,我不断受到他的赞美,他也不吝啬他的温柔的一面。他会紧紧地拥抱着我,给我甜甜的吻,让我为自己感到骄傲,而不单单是一个低微的M。  "That is my job, as your Dom...always want you to succeed. you followed very well...but I did love how nervous you were...you forgot how to think...your hands a little shaking...oh that was so delicious!!"他依然在回忆。  然而,生活不单单是享受,该坐下来做点正事了。把回忆留给老去闲暇时吧。调教

登录 后发表评论
1条评论